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巫灵独宠千金奴 尾声

独宠千金奴 尾声

作者:巫灵书名:独宠千金奴类别:言情小说
    盛澔在休养了约一个半月之后,伤势才完全康复,过没多久,盛澔和钰璃就接到皇帝召见的消息,要他们一起进宫一趟。

    他们俩盛装打扮,不敢有任何疏忽,一起到达皇宫后,便经由太监的引领,来?#25509;?#20070;房内。

    一进?#25509;?#20070;房,两人便马上朝坐在?#24043;由?#30340;皇上跪身行礼。

    “微臣盛澔参见皇上。”

    “钰璃参见皇上。”

    笔上朝两人摆摆手,“都起来吧。”

    “多谢皇上。”皇上先是关心盛澔的伤势,“盛澔,伤已经完全好了吗?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尽避传?#25509;?#21307;诊治,不必有任何挂虑。”

    “多谢皇上的关心,微臣已经好得差不多,足以为皇上效力了。”

    “哈哈哈……那就好。”盛澔的回答?#27809;?#19978;非常满意,幸好他这?#25991;?#22815;死里?#30001;?#39034;利康复,如果失去了像他这么有力的人才,他可是会感到非常惋惜。

    笔上接着转?#25151;?#21521;钰璃,语调倒是严肃起来,“钰璃格格,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是。”钰璃有点战战兢兢的将微低的头抬起来,?#27809;?#19978;能够清楚看到她的面容。

    ?#21322;?#30495;是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姑娘,能够让盛澔贝勒及博宣贝勒抢破了头,甚至还因此决裂?”皇上轻蹙起眉,只因钰璃漂亮是漂亮,却也没到倾国倾城之姿,让他有些不解,“妳可知道,妳的罪可大了,朕的两名得力助手,差点就毁在妳的手上?”

    钰璃紧张得赶紧再度跪了下来,“钰璃惶恐,恳请皇上恕罪。”

    “皇上,请别怪罪钰璃!”盛澔马上维护她,“这是我和博宣之间的问题,和钰璃无关,她?#30343;?#26080;辜受到牵连而已。”

    “瞧瞧你,紧张成这个样子,你还真以为朕会对她做什么?”皇上轻笑一声,笑盛澔的过度反应,“钰璃格格,妳起来吧,朕不会怪罪于妳,反正事情已经告一个段落,大家都没事就好。”

    “多谢皇上。”钰璃?#24213;?#26494;了口气,才又站起身来。

    “本来两男抢一女,让朕很头疼,不知道该将妳指婚给谁才妥当,既然博宣贝勒已经主动?#39034;觶?#26389;也就没有任何挂虑了,将妳指婚给盛澔贝勒,两人尽快择期完婚,让这件事彻底做个了结吧。”

    钰璃和盛澔欣喜的对望一眼,赶紧跪下谢恩,“多谢皇上成全。”

    “没事了,你们可以退下了。”

    “谢皇上。”

    两人一起?#39034;?#24481;书房后,相视一笑,终于可以放下心来,有了皇帝的旨意,他们之间不再有任?#24043;?#30861;,可以正大光明的相守在一起。

    接下来就?#30343;?#20934;备婚事而已,真期待成婚那一日赶紧到来,真正圆了他们期待已久的梦想。

    他们欣喜的准备离开皇宫,在宫廊上行走,没想到博宣恰巧从他们对面走了过来,两方在宫廊中间不期然的相遇,顿时有些尴尬,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两方沉默了一会,倒是盛澔率先有所反应,对博宣道谢,“博宣,?#34892;?#20320;的成全。”

    “博宣哥,谢谢你。”钰璃也赶紧道谢。

    “别谢我,?#39029;?#21463;不起。”博宣故意摆起高姿态,看起来一点都不领情,“我一定会请皇上帮我指一个比钰璃更好的女人,并且过得幸福快乐,让你们反过来羡慕我。”

    他们俩顿?#36125;?#24853;的说不出话来,或许该说……不知道?#27809;?#20123;什么话。

    “还有别的话要说吗?如果没有,我赶着去办事了,恕我先行离开。”话一说完,博宣就从他们身?#22278;?#36523;而过,继续走?#32422;?#30340;路。

    钰璃有些沮丧的瞧向盛澔,表情就像是在问──博宣一点都不领情,咱们该怎么办?

    盛澔轻蹙起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没想到博宣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朝他们喊道:“对了,你们到底想要什么礼,直接告诉我吧,别让?#26885;?#20102;该送你们什么成婚贺礼而伤透脑筋。”

    “呃?”他们俩错愕的一愣,顿时无法反应过来。

    “怎么,这个问题那么难回答,甚至难到能让你们发愣?”博宣终于勾起一抹淡笑,他们俩一起呆愣住的表情真的很可笑。

    直到这一刻,盛澔他们才明白,博宣刚才是故意不给他们好?#25104;?#30631;的,就是想?#33050;?#20182;们一番,?#27809;?#26367;?#32422;?#20986;一口气。

    “你们可别认为我刚才所说的话是骗你们的。”博宣特地?#24247;鰨?#25152;?#38405;?#20204;俩婚后一定要过得幸福,要是真的反过来羡慕我,我肯定不饶你们,因为你们辜负了?#39029;?#20840;的心意。”

    他们两人忍不住笑开了,对博宣的挂心担忧终于可以放下,内心万?#25351;行?#20182;的成全,成就他们这一段得来不易的姻缘。

    接着换盛澔喊回去,“咱们很期待你找到属于?#32422;?#30340;好姻?#25285;?#33021;让咱们羡慕更好,咱们会很开心的祝福你的……”

    曾经断绝五年的友情,就在这一?#36867;?#37325;新建立起来,一点一滴慢慢?#19968;?#36807;去的信任及关心,不再为了同一个女人而起争执。

    彬许要回到从前那样非常友好的关系是有些困难,但至少已经有了新的开始,这对他们来说,便是非常珍贵的一件事,值得他们好好珍惜……

    既然皇帝吩咐盛澔和钰璃尽快完婚,他们当?#30343;?#20197;最快的速度准备婚礼,终于在众?#35828;?#26399;待下顺利完成婚事,结束了之前的风风雨雨。

    遍后没多久,钰璃就缠着盛澔说想去西域一趟,一路上顺便游玩,好当作他们的”蜜月旅?#23567;保?#30427;澔虽然不太懂”蜜月旅?#23567;?#21040;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她?#27835;?#20160;么非?#27809;?#35199;域一趟不可,还是顺了爱妻的意,甜甜蜜蜜的带她出门,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照做不误。

    于是当他们再次回到西域,钰璃甚至还凭?#19988;?#22238;到五年多前,她掉入流沙的那个地点,想要解开她心中一?#36125;?#22312;的困惑。

    照理来说,流沙的形成必须具备一些要素,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水,但这附近根本缺乏水源,又怎么会出?#33267;?#27801;将她吞没,她真的很困惑。

    她一直在想,这里该不会一直藏着一个看似流沙的神秘洞穴,其实正是一座穿越时空的隧道,隧道的另一头连接的便是二十一世?#20572;?#25152;以她才会从清朝到二十一世纪去,然后又循着相同的途径回到清朝来。

    看着眼前黄沙一片,找不出任何异样,钰璃试着想要再往前走走看,却马上被盛澔制止,不希望她涉险。

    “钰璃,别再往前走了。”盛澔?#30001;?#21518;紧紧环住她的腰,就怕她一不小心又掉入流沙当中,再发生一次意外,“如果知道妳来西域就是要找那一处流?#24120;?#25105;死也不会带妳来的。”

    那种生离死别的痛苦经历一次就够了,直到现在,他?#38405;?#19968;幕依旧印象深刻,那种椎心刺骨的痛,想忘都忘不掉,他痛恨?#32422;?#24403;年的束手无策。

    “澔,没事的,别那么紧张。”她轻笑出声,乖乖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安抚他害怕的心绪,“对了,当年我被流沙吞没后,你曾经有再来寻找过吗?”

    “有,而且不只一次,但奇怪的是,那处流沙像是消失了一样,无论?#20197;?#20040;找都找不到。”他一直感到困惑不解,却也没有人能够给他答?#31119;?#29978;至钰璃到底是怎么逃过一劫的,她?#32422;?#20063;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那流沙还会跑?”还是会不定时出现?

    钰璃看到脚边有根枯树枝,干脆检起枯树枝,折成好几段,然后随意的往前方的沙地上丢,想看看有没有哪根树枝会沉下去。

    结果等了好一会,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钰璃沮丧的微噘起嘴,没想到还是一无所获。

    所以她两次的穿越时空真的都?#30343;?#20945;巧而已?还是这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帮她?#25165;?#22909;的奇遇,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人遇到这样的事?

    “钰璃,咱们回去吧。”盛澔只想赶快把她架离这个危险的地方,他可不希望两人好不容易终于能够相守在一起,却又得面临意想不到的分离,“别再想什么流沙了,妳现在心里只能想着我,?#19968;?#23558;妳困在我身边,什么危险的事,妳都别想去做。”

    他已经不想管流沙带给他的诸多困惑不解,他只希望两人接下来能够幸福平安的相守,直到?#20808;ィ?#20182;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好好好,我就只想着你。”她偏过头,对他漾起甜美的笑容,“就依你的,咱们回去吧。”

    她就?#35328;?#20108;十一世纪的那五年时光,当作是一场奇异的梦吧,她的归宿还是在这里,因为她真正的家人、她所爱的人都在这儿。

    现在的她好幸福、好快乐,只要能和盛澔互相依偎着,无比的满足喜悦就能充盈着她的心口,让她此生再也没有遗?#35835;恕?br />
    希望这样的幸福能够永远?#26377;?#19979;去,就算到了好久好久以后,他们之间的爱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对两个人有信心,在经过这么多波折之后,彼此之间的情感更加坚定,无坚不摧,任谁都动摇不了……

    盛澔把钰璃带回马车上,开始踏上回程的路,车轮扬起了滚滚黄?#24120;?#32463;由风的吹动,在空中飞散开来,车后的景象像是蒙上一层黄色?#20945;剩?#20160;么都看不清楚。

    而就在刚才钰璃丢下枯枝的某一处沙地上,原本静静躺着的树枝,却缓缓沉了下去,逐渐被流沙给淹没,直到再?#37096;?#19981;见为止。

    这是一个谜,一个难解的谜,未来还有没有人会遇到,没有人敢肯定……

    【全书完】

    欲知“双龙?#20048;欏?#20854;他精采的跨时空追爱故事,请见──

    阳光晴子甜柠檬系列285双龙?#20048;?#20043;?#24230;局赶?#22530;妻》

    艾林甜柠檬系列286双龙?#20048;?#20043;《强占凤凰女》

    香弥甜柠檬系列287双龙?#20048;?#20043;《情缠?#19968;?#22915;》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河南快3走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2019072 北京11选5历史数据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 澳客网七星彩 云南11选5分析 体彩P5千年虫万位杀4码推荐 福建时时彩中奖图 江西快3开奖 中彩网双色球综合走势图表 l北京快三开奖 广东彩票 电子游戏机厂家直销 腾讯彩票网娃娃 快乐扑克倍投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