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香弥娇玫瑰与假面狐 第四章

娇玫瑰与假面狐 第四章

作者:香弥书名:娇玫瑰与假面狐类别:言情小说
    商晓静作梦都没想到,隔了两日,凌适尘居然真的来找她,而且还说出?#22235;?#31181;话——

    “你想包养我可以,那就六百万成交,期限到我还完款为止。”

    “蛤?#20426;?#22905;太吃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到底答不答应?#20426;?#20182;面无表情的再问一次。

    “噢。”在他的催问下,她?#30634;?#30340;点了下头。

    见她同意,他拿出事先准备?#29611;?#19968;式两份合约让她过目。

    “里面是我草拟的几条关于包养的权利与义务,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的话,就签名吧。”

    她低头看着合约,?#19988;?#25490;排黑体字在她眼前迅速掠过,可从头到?#37096;?#20102;一遍,却没有任?#25105;?#27573;文字进入她的脑子里。

    她还处在震惊中,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认真细读合约,否则,她就会发现这其中有很大的问题。

    看见他把一支笔递到她眼前,她没有多想的接过来便签了。

    把合约递一份给她后,他收起?#32422;?#30340;那份,抬头问她,“那?#26159;?#20320;什么时候可以给我?#20426;?#35265;她呆呆的望着?#32422;海?#20182;语气有丝不耐的开口,“商晓静,既然合约签了,我希望你能在今天把钱交给我。”他父亲还在等着这?#26159;?#21435;付保释金。

    她匆匆忙忙的应了声,“噢,好。那、那我两个小时后拿给你。”

    “好。”听到想要的答案,凌适尘转身离开。

    等他走后,商晓静回神瞥见手里的合约书,顿时像被火烫到一样吓得丢开它。

    天啊!罢才她是中邪了吗?怎么会?#30634;?#36319;凌适尘签下这种鬼合约?

    天呐、天呐,怎么会这样?她根?#38745;?#26159;真要包养他,那天只是说气话而已,谁晓得他居然当真了……她像陀螺一样在原地抓着头发乱转着。“六百万……一时间我去哪里找六百万来给他?!”她的户头里只有三百多万啊,惨了!

    她不敢跟精明的爸妈开口要钱,因为在他们面前,她没自信能保住这个秘密,若是让他们知道她竟然跟男人签下包养的合约,她绝对绝对会被本来就对女儿严厉管教的母亲给修理得很惨。

    说不定会扣光她的零用钱,还有,换季时不再帮她出治装费。

    但,这些都还不是最惨的。?#19979;?#19968;直认为她脾气不好又没耐性,该好?#29611;?#25945;一下,因此高中毕业时原本打算送她出国,到欧洲某间贵族学校去学习礼节,同时扩展人脉,是她极力争取才能留在台湾读大学。

    若是被?#24357;?#36825;件事,也许?#19979;?#19968;狠心,真的就会把她送出国读书,接受什么淑女教育……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件事绝不能让老爸、?#19979;?#30693;道……对了,还有凯晖!

    焦急中,商晓静突然灵光乍现。她那个聪明的弟弟一定有钱,找他再借三百万不就好了?

    “凯晖,借我三百万。”一到弟弟的办公室,商晓静就急着开口借钱。

    “你要三百万做什么?#20426;?#21830;凯晖十指交扣,?#31181;?#25745;在办公桌?#24076;?#38236;片后方那对漂亮的眼睛凝视着她,不疾不徐的出声。

    “我一个朋友有急用。你不要再问啦,快借我钱,我赶着要拿去给他。”

    “姊,如果你没打算坦白告诉我为?#25105;?#20511;这三百万就回去,我很忙,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说完,他看向电脑萤幕,继续设计还未完成的程序。

    永擎集团生产的产品,主要是电脑硬体,因此商凯晖自?#20889;?#31435;的这间公司,便以软体设计为主,期许在3C这块领域上能相辅相成。

    望着弟弟那张俊美的脸孔,商晓静知道他对她的隐瞒已经有点动怒了。弟弟生气的时候,说话的节奏会比平常慢一点,语调?#19981;?#26174;得异常静,这表示他在刻意控制?#32422;?#30340;情绪。

    从小,她就知道这个弟弟比爸妈更不好惹,?#36824;?#22909;在他不像妈会处罚她,还常常替她这姊姊收拾闯出来的祸,所以在权衡轻重之后,她只好拿出那份合约书递过去给他。

    “?#19988;?#20026;我想借钱给这个人啦。他爸被收押,他要筹保释金。凯晖,你只要借给我三百万就好了啦。”她双手合十的拜?#23567;?br />
    商凯晖低头翻看着那份合约书,看完之后,他眉梢微微挑了下,凉讽的开口,“啧,真了不起。姊,你读了两年大学,居然只学到要怎么花钱包养男人?#20426;?br />
    商晓静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真的要包养他啦,我只是想帮他而已。你跟妈以前不是说过吗?要帮助别人,也要顾及别?#35828;?#23562;严。”

    “你这叫顾及别?#35828;?#23562;?#24076;?#22986;,我在想,你是不是该转学去读启?#21069;?#25165;对?#20426;?#23545;这个宝贝姊姊,商凯晖真是感到好气又好笑。他?#19988;?#23478;四口父母与他都很精明,唯独姊姊脑袋构造与他们不同,单“蠢”天真又热心过头。

    “为什么?#20426;?#22905;下意识的脱口问。

    “就算你要帮他,也不该签下这种不平等合约。”对诱哄姊姊签下这份合约的凌适尘,他还没见到人就已经没好?#23567;?br />
    “哪里不平等了?#20426;?#22905;不解的问。

    商凯晖指着桌上那份合约说明,“合约条文全都是有利于他,却没有提到他该负担的义务和你的权利,这样的合约,根本只有他单方面受惠。”

    听见弟弟这么说,商晓静挥挥手,表?#38745;?#22312;意,“没关?#36947;玻?#25105;本来就没有想要包养他,那天是气头上才乱说的。钱借给他之后,我就会跟他取消这份合约。”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走过去用力揉乱她的发。“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姊姊??#19979;?#24403;年怀你的时候,一定吃错了药。”

    她也抬手想去揉乱他的头发,但比她高出快一个头的商凯晖一手抵住她额头,手短的她根本就摸不着他。

    她拍开他的手想偷袭他,可不论她从哪个方向袭去,额头被他伸来的长臂给抵住,她根本只能定在原地。

    商晓静娇嗔的跺脚道:“凯晖,没有人这样的。”

    “谁教你腿短又手短。”轻弹了下她额心,他终于正色询问:“姊,你真的想帮这个人吗?#20426;?br />
    ?#29677;牛?#20182;筹不到钱保他爸爸出来,一定急死了。我想,如果是我?#21069;?#29240;碰上这种事,我也一定?#19981;峒被?#30340;,会?#36824;?#19968;切想尽办法的要保爸爸出来。”

    姊姊想做的事,商凯晖一向会帮她完成,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他拿出支票簿,签上她要的金额,递给她时神色郑重的叮咛,“姊,把钱交给他之后,就跟他取消这份包养合?#21450;傘?#36824;有,以后不要再跟这个人来往了。”会跟对方签下这种包养合约,代表姊姊对这个男人有一定程度的好?#26657;?#20294;从这份合约?#24076;?#20182;可以看得出这个男人对她根本没有心,只是在利用她而已。

    他不会允许这样的男人留在姊姊身边,对方配不上她。

    “我知道。”笑咪咪的接过支?#20445;?#20687;是想起什么,她连忙提醒弟弟,“对了,凯晖,这件事你不能告诉爸妈哦。”

    商晓静将钱送去给凌适尘后,他接过钱就匆忙的要?#20808;?#20445;释他父亲,她因此没有机会向他提及要取消包养的事。

    ?#36824;?#36825;件事她不?#20445;?#21453;正她从没真的打算包养他,等下次见面时再说也不迟。

    然而谁知道,凌适尘的父亲才刚交保出来第二天,就被一名酒驾的司机给撞死了。

    这是她当晚在看一出?#23567;?#39549;钝人妻”的偶像剧时,趁着广告时间随手?#21254;?#25511;器不小?#30446;?#21040;的新闻。

    她愕然的瞠大眼,听着新闻主播用明快的嗓音播报着——

    ?#21543;?#23244;与巨德企业董事长陈三荣一起掏?#31449;?#24503;三十几亿?#20160;?#30340;总经理凌胜杰,昨天终于以一千万交保金获得保释,但甫离开待了两个多月的看守所,便在第二天出门时,遭一名酒醉驾驶撞死,送医前不治身亡……”

    看完这则新闻,商晓静不敢相信凌适尘父亲的运气竟然这么?#24120;?#25165;刚从看守所出来就成为车下亡魂。

    接着,她听见主播继续报导——

    ?#30333;?#27515;凌胜杰的那名驾驶被带到警局时还能闻到浑身酒气,闯下这样的大祸,他两眼呆滞,嘴里拼命说着对不起……”

    她细长的柳眉皱得死紧,不禁有些自责地低喃,“怎么会这样……凌适尘一定很伤心吧?如果让他爸在看守所里多待两天,说不定就能逃过一劫了。”若是她晚两天再借钱给他就好了。

    思及他?#19997;?#30340;心情,她也顾不得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换了外出服、拿了包包就要出门。

    “晓静,这么晚?#22235;?#35201;去哪里?#20426;备?#22238;来的林云霞叫住女儿。

    “妈,我一个朋友的爸爸今天过世了,我过去看看他,马上就回来。”

    “明天再过去看不?#26032;穡俊?#26519;云霞虽已五十八岁,但保养得?#35828;?#23481;貌?#38405;?#30475;得出年轻时必是个美人,商晓静的容貌就有七分得自她的遗传。

    “他?#39029;?#20102;他爸爸和他,没有其他人了,我过去看一下很快就回来。”

    听女儿这么说,便没再阻止她,只交代,“这么晚了,让老张送你过去,你不要?#32422;?#24320;车。”

    “好。”

    等商晓静照着包养合约上凌适尘写下的地址来到凌家时,有两名看起来像是亲戚的长辈,刚从这栋位于市区一条巷内的两层楼建筑走出来。

    朝他们点头示意后,她顺着打开的大门走进屋里。

    凌父的灵堂就设在客厅里,前面放置一帧遗照,斯文儒雅的面容露出温厚的笑容。

    坐在一旁折着纸莲花的凌适尘,抬头瞥了她一眼,俊雅的?#25104;?#38754;无表情,“你来做什么?#20426;?br />
    “我刚才在新闻上看到你爸的事,有点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看着堆满桌子的纸莲花,她有点鼻酸。他应该很伤心吧?好不容?#23383;?#20110;筹到钱?#36805;?#20146;保出来,却?#29611;?#36825;样的结果。

    “不放心什么?怕我拿?#22235;?#30340;钱后,跑?#26790;?#24433;无踪?#20426;?#20182;的语气和眼神冷淡得没有一丝?#38706;取?br />
    “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曲解我的意思?我是不放心你、担心你会很难过,所以才特地过来看你。借给你的那些钱,我根?#38745;?#22312;乎!”她生气的瞪他。

    “是呀,你是永擎集团的大小姐,区区的六百万怎么会看在眼里?是我小看你了。”他自嘲说完,低下头继续折着纸莲花。

    顾及他才刚丧父,商晓静隐忍着不满的情绪没回嘴,走到他父亲灵前点了炷香吊唁。

    然后,她走过去坐在他旁边那张单人沙发上问:“这个要怎么折?你教我,我帮你一起折。”

    “不用了,你回去吧。”他头也不抬的拒绝。他今晚要守灵,折这些只是想打发时间,不找些事做来转移他的注意力,他怕?#32422;?#20250;受不了。

    不久前,他还因为申请到史丹佛大学全额奖学金而意气风发,然而怎知才隔没多久,便发生父亲涉及掏空案而被收?#33322;?#35265;两个多月。接下来,在他牺牲?#32422;?#30340;自尊与商晓静签下包养契约,终于筹到了足够的金额保释父亲出来,却换来父亲的死亡。

    从到医院认了父亲的遗体之后,他整颗心,都变得跟父亲的遗体一样,冰冷僵硬。

    这阵子他为了筹措父亲保释金所做的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难?#20048;?#26159;为了看着父亲死亡吗?

    商晓静沉默的看着他。他?#25104;?#30340;神情太平静了,不见一丝哀伤,看起来比较像在压抑着什么,让她有点担心。

    想了想,她出声劝他,“欸,凌适尘,你如果很难过的话就哭一哭吧,情绪发泄出来会比较舒服。”伤心的情绪憋在心里太久,是会得内?#35828;摹?br />
    他抬起眼,神色冷淡的觑着她,“很晚了,你回去吧,我?#32422;?#30340;事我?#32422;?#20250;处理,不用你管。”

    感觉得出他似乎不太欢迎?#32422;海?#19981;想在这种时候再惹他心?#24120;?#22905;于是站起身。

    临走前,她想到一件事,回头说:“对了,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那份包养合约取消吧。我当初借你钱只是想帮你,不是真的要包养你,那天会那样说只是气话,我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你,可我还是希望你能把伤心的情绪发泄出来,这样?#38405;?#20250;比较好。我的电话你知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打电话给我。”说完,她见他仍然低头折着纸莲花没有反应,只得摸摸鼻子转身走了出去。

    等她离开后,他才放下手里折着的纸莲花,幽幽望向父亲的遗照。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波克斗地主赢话费 河北十一选五app苹果 手机彩票软件下载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新时时彩网易 英超网上直播 平特王日报大全图 广西11选五官方 电子游艺平台送彩金 幸运飞艇死公式 360重庆时时彩杀码 篮球火全集 新九龙论坛一码中特 彩票大奖在哪领奖 竞彩足球胜平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