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寄秋姑娘出手富满门 第六章 双生姊妹分不清

姑娘出手富满门 第六章 双生姊妹分不清

作者:寄秋书名:姑娘出手富满门类别:言情小说
    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替他们出出气。

    老狐狸果然奸诈,如此建议。

    当了六年邻居,又是官场中混出来的老人,他看人看事准不了十分也有七、八分,立刻捉住孟淼淼的软肋,她这人最护短了,容不得别人欺负她认定的亲人。

    莫放野为了他的嫡长孙可是豁出老脸了,不惜睁眼说瞎话也要把顾府四房形容得无比凄惨,连十二月里顶水盆、饭菜发臭还长蛆这类鬼话也敢说出口。

    问题是,孟淼淼信了。

    ?#35805;?#27861;,前世身为图书馆管理员的她看了太多闲书,不敢说数以万计,至少也有几千本了吧,其中不乏一些穿越、架空、宅斗、古代野史,看多了便信以为真。

    顾四郎、蒋秀翎是原主的爹娘,顾清莲、顾清真是她的亲姊弟,这四个人看来就是软包子,一个比一个没用,一个比一个还软绵好欺,孟淼淼怎么看?#23391;?#21435;。

    明明就是炮灰人物嘛!牺牲自己照亮别?#35828;?#37197;角,多了不起眼,少了无所谓,却跟她息息相连。

    帮了是还生恩,不帮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所以她顺心而为,给自己一个交代,?#19981;?#21407;主的借躯之情。

    不过她不是说走就走,还有一些后事……后面的事得安排妥当,不然走得也不安心,时时惦记。

    先是他们家的水田,孟明?#38382;?#30528;要做二期稻,因此她帮着育苗,记录秧苗的生长状况、肥料的用量和翻土。

    二月,恰逢朝廷急用人,加开恩科,孟明森提前前往县府考乡试。

    顾四郎因为要上朝,因此他提早在二月五日便回京了,而蒋秀翎怕女儿又弄丢了,不肯同行,于是带着顾清莲、顾清真住进孟家,就近监看。

    三月十五插秧日,全家下田插秧,留下来的小豆丁也挽起袖子拉高裤管,跟着有模有样的弯腰种田。

    日出而作,?#31456;?#32780;息,蒋秀翎的身子明显有了好转,虽然做的不是什么重活,最多在菜园子摘些小白菜,帮果树搬开御寒的稻草,每日在田梗边来走上一、?#20132;兀?#20160;么药都不用吃,脸色自然红润。

    顾清莲脸?#38386;?#23481;变多了,跟着秋玉容学刺绣,她的天分比孟淼淼好上太多,才几天就能绣出野鸭戏残荷。

    丑是丑?#35828;悖?#20294;胜在鸭子的原形还在,不至于看成长胖的白猫。

    顾清真胆子变大了,跟着村里的孩子玩得满身泥,一下子摘花吸花蜜,一子提着水桶灌蟋蟀,一下子又要了缝衣针和线,说要去钓鱼,?#39034;?#20914;和新交的小伙伴往外走,嘻嘻哈哈的推来推去。

    没几日,县府贴榜了,孟明森榜上有名,高居榜首,为今科的解元公。

    莫放野得意洋洋的捻着胡子,“我教出的学生。”

    能教出皇上的帝师,指点出一个解元公是轻而易举的事,他也不用让人天天背书,只需要提点一两句,不算太笨的学生?#23492;?#34701;会贯通,明了书中之意,悟化圣人言。

    孟家连着三天办流水席,老宅那边的人都来了,孟大元不敢再说他们沾他的光,给他天大的福气他?#37096;?#19981;上举人。

    三月二十五日,分别的日子到了。

    “二哥,记得四月、五月、六月要施肥一次,差不多七月中旬就能收成了。你要提早一个月育苗,等到割完稻后先烧田,把虫卵烧死在土里,用草木灰当肥料,然后翻土、放水,静置数日再插秧,照之前的作法施肥,十月底十二月初就能第二?#38382;?#21106;,然后是冬小麦……”

    “得了,你还走不走?等你唠叨完天就黑了,你要不要明天再走?”从没发现她话这么多,说上一天也不累。

    “娘呀!您一定不是亲的,女儿要去龙潭虎穴,您不留我也就罢了,还我上虎山,果然是狠心的后娘……啊!娘,疼呀!您几时学?#35828;?#39069;头……?#34987;得?#30149;,得改。

    “秀翎妹子,这?#23601;?#30340;嘴巴没个把门的,你盯着些,别让她中?#20843;?#30340;胡说一通,往日我对她的管教太松了,你尽避勒着她打,别被她那张能言善道的嘴给哄了。”给?#37326;?#20998;点,要是给人造成困扰,你的皮就?#20004;?#20102;,小心抽你!

    秋玉容眼带厉色地瞪了女儿一眼,但事实上每个人都知道她是纸老虎,嘴上说得狠却?#20154;?#37117;疼女儿,别说抽了,女儿掉一根头发她都心疼得要命,连忙买?#38382;?#20044;炖鸟骨鸡给女儿滋补。

    “玉容姊姊别说笑了,荷姐儿可比我能干多了,我还指望她让我靠呢!妹妹就是个不成事的,一旦『孝』字压头就啥也干不了。她比我强,会说话,黑的?#23492;?#35828;成白的,我可没这本事,你把她教得很好。”?#20154;?#24819;象中好太多了。

    她以为会看到一个骨瘦如柴的孩子,吃不饱、穿不暖,?#21051;?#37117;有干不完的活,双手粗?#23391;?#34987;沙砾磨过,住在四面透风下雨漏水的茅草屋。

    如果孟二元没分家的话,也许会如她所想的落?#24688;?br />
    不过蒋秀翎看到的是砖屋红瓦,地上铺着不沾泥的石板,屋里的茅坑?#39038;?#23601;能?#27809;?#29289;直接流到屋外的粪坑,?#30001;?#30422;着盖,坑边种上各色各样的香花香草,闻不到异?#19969;?br />
    养了两?#20998;懟?#19968;牛一驴,三十几只能下蛋的鸡,一大片自给自足的菜园子,种竹当篱笆隔出里外,想吃竹笋往屋外一走就好,大笋、小笋、春笋、冬笋、麻竹笋……

    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她发现东山村真是个好地方,有?#35805;?#30340;村民是识字的,村里面没几个刺头,个个和善单纯,最多碎嘴了些,说些闲话,却不会暗地里算计人。

    直来直往很可爱,连互看不顺眼也是直接开骂,骂完了回家洗衣烧饭,一天又过去。最重要的是孟家人真的对她的女儿很好,一家人都以女儿为主,女儿说什么他们只会“好好好?#20445;?#20174;没听过一句不行,荷姐儿的率?#21592;?#26159;?#36824;?#20986;来的,惯得有些娇气。

    但总体上是好的,她很满意,唯独一件事……

    她看向莫长欢的眼神是不悦的。

    先前孟淼淼和莫长欢已正式定亲,交换了庚帖,由莫放野亲手写的婚书,县太爷盖的章,另一份婚书则写?#30606;?#28165;荷、莫长欢的名字,章子盖的是顾?#21202;輟?br />
    原本蒋秀翎是不想结这门亲的,她嫌莫长欢并无半点功名在身,也无官半职,整日游手好闲的在女儿四周晃,来日养得起妻小吗?

    但莫放野说服她了,与其回府后被大伯、二伯当政治筹码送人为妾,还不如和他的孙子定下婚约,至少有他在?#22993;?#20154;敢和帝师抢孙媳妇,她的终身不会被随便许配。

    闻言蒋秀翎先是一惊,继而一想?#32933;?#26377;这个可能性,以长房、二房他们的为人,的确会拿她的女儿做人情,做为攀上大树的青?#38138;蕁?br />
    于是她点头了。

    “别太夸她,小尾巴都往上翘了,你该管的还是要管,不然她最擅长得寸进尺。”多大的孩子就要她去面对一群豺狼虎豹,顾四郎夫妻真是不像话,让个孩子替他们挡?#19969;?br />
    秋玉容十分不舍得?#38376;?#20799;离开身边,想跟她一起走,但是丈夫离不开东山村,还有几十个学生要他教,她得留下来照顾丈夫和准备学生的?#25856;常?#27809;法随心所欲。

    “娘,您说我话太多,可您还不是口水直飞,到底让不让人走?”像她。这?#20843;?#19981;敢说出口,怕亲娘心里犯嘀?#23613;?br />
    为人女儿真不?#20303;?br />
    “走走走,快走,省得烦心,你就是来?#32456;?#30340;,走了我也好省心。?#34987;?#30528;手的秋玉容?#27492;?#21388;恶,但鼻头已酸。

    孟淼?#24403;?#22836;一抽,“娘,别太想我,等我在京里买了宅子就接您上京享福,不会太久的。”

    以?#20843;?#35273;?#20204;?#22815;用就好,小盎即可,银子太多容易让人眼红,?#24615;?#24806;记,引来杀身之祸,毕竟小户没什么?#21487;劍?#22240;此没想过做生意,只买几个铺子租出去,认为赚点固定的租金比较可靠。

    可惜钱到用时方恨少,爹娘塞给她三千两银票,她才晓得他们?#36127;?#25226;家里可用的银钱?#20960;?#22905;了,就怕到了顾府人家不给她银子花用,她苦哈哈的眼馋别人吃、用好、穿好,遭人取笑是乡下来的。

    ?#20843;?#24819;你了,我……不想。”她一转身,眼泪无声地往下流,每往前走一步就越流越多,根本止不住,

    她的淼儿呀……

    京城宅子贵如金,没人相信孟淼淼有能力赚到买宅子的银子,都当她说的是孩子话,但是心里更心酸。

    和长子说完话的孟二元抱住妻子,轻轻拭去她眼底的泪,目送和莫放野行人一起上京的?#20992;?#32531;缓离开。

    “怎么了,舍不得?”看孟淼淼?#26377;?#22914;花的脸儿一下子黯淡了许多,蒋秀翎忍不住出声关心。

    “是想了,?#39029;?#36825;么大?#22993;?#31163;开过家。”仔细想一想,她真没在外?#39277;梗?#20064;惯了农家日升?#31456;?#30340;作息。

    她笑了,却有点涩然。“是回家,回你真正的家。”

    孟淼淼没回答,在她心里她还是孟家的孩子,顾清荷是另一个人,不是她。“娘还是跟我说说府里的情形,免得我一眼瞎吃了暗亏,明枪?#23548;?#25105;得闪,误打误中我多冤。”

    听着一声“娘?#20445;?#33931;秀翎心里就欢喜了,“府里以老夫人为主,她说的话每个人都要听从,你祖父不住在府里,?#22270;?#21517;妾室住在东城别院。你爹上头有三个兄长,大老爷是目前的家主,也是侯爷……”

    长房两名嫡子、一名庶女、一名嫡女,分别是大少爷、二少爷、四小姐、七小姐,七小姐是嫡出。

    二房没有庶出,全是嫡出子女,大小姐、四少爷、五少爷,不过前两个是元配所出,小的是继室所生。

    也就是说死过老婆的。

    三房只有三少爷一名嫡子,因三爷较为宠爱小妾而与正室感情不睦,因此有三名庶出的儿女,由两名妾室所生,五小姐、六小姐、七少爷。

    四房便是他们了,顾四郎对妻子情深意坚,是四房中唯一不纳妾的人。

    “你大伯他们私心比较重,较看重眼前的利益,但对自家的孩子还是很好的,从他们挑的婚配对象看得出是用了心的。”她言下之意是他房的子嗣便不被重视,当棋子看待。

    “为什么不分家呢?长房都承袭爵位了,理所当然要将其他三房分出去,这才合乎常理。”

    一说到分家,蒋秀翎笑得极冷,“你知道咱们府里其?#31561;?#19981;敷出吗?几个老爷的俸银供不起整个侯府的开销。”

    “?#27169;俊?#22905;讶异。

    “咱们府里的老爷、夫人、少爷、小姐们都不承认侯府日渐败落,还是习惯挥霍度日,和人比排头、争锋头,穿过一次的衣服就不会再穿第二次,用要用好、吃要吃好,还要买首饰衣服、金银珠宝,他们不相信帐房没钱,赊帐也要买到手……”反正不用他们付钱。

    “侯府?#22993;坏梗俊?#22905;啧啧称奇。

    “所以没人肯分家,除了咱们四房。你爹的月俸、冰炭、四季孝敬都归公中,足足有数千两,而送到我们手中的不足一千两。”说到这个她就咬?#29436;?#40831;,想把管庶务的三房撕了。

    “什么意思?”她不太懂。

    “公中规定每位老爷每个月能走公帐取走五十两银子花用,大老爷是侯爷,所以用度是?#35805;?#20004;,各房夫人二十两、妾室十两、小姐五两、少爷们十两……”

    “听听,妾只是半个奴才,又不是主子,领得居然比小姐、少爷多,而且他们每一房最少有三名小妾两名通房,生的孩子又多,咱们的银子全被他们瓜分了……”天理何在?

    “娘,别气,钱财乃是身外物,千金散尽还复来,咱们不跟银子计较,日后女儿给你赚几座金山、银山。”以?#20843;?#36824;庆幸没有极品亲戚,这下子来了不少钱奴才。

    听着“不跟银子计较?#20445;?#27668;头上的蒋秀翎?#22351;?#19968;笑,“我气的不是他们用公中的银子,我们自己私底下也有进项,光靠公中的月银我们迟早饿死。

    “娘手上还有些嫁妆铺子、庄子与一千多亩的田地,你大伯娘、二伯娘、三伯娘便会上娘的铺子买东西,有时讨价还价要?#35805;?#25240;扣,有时根本连银子都不给,还硬扯什么自家的铺子还要给钱,简直笑掉大牙……”

    她一火大就把七、八间铺子全租出去,不做生意了,?#27492;?#20204;怎么连?#20040;?#25250;的占便宜。

    但她低估了这些?#35828;?#33080;皮厚度,他们居然以她的名义去收租,还一拿就要一年的租金,幸好她和商?#20197;?#35746;了契约,半年一缴,还要有本?#35828;?#21360;章取款,银货两讫,要不然真让人捡现成了。

    ?#21834;?#27599;年春秋两季庄子都会送些出息到府里,那是给我的,可长房会以老夫人之名收下。管厨房的是你大伯娘,她将这些米粮、猪肉、鱼等当是她出钱买的,公中给的膳费便中饱私囊……”

    “这样也行?”不是自己的东西也敢自行截收。

    蒋秀翎没好气的大?#39540;?#27700;,“府里的白米没了,居然去我的庄子载运,那是要卖给米商的,结果他们把米全部运走,只留一小部分府中自用,其他竟然送回各自的娘?#39029;?#38420;气,表示侯府气数未尽,还很富裕。”

    孟淼淼越听双眼睁得越大,不时笑到岔气,“娘呀!爱里这么多有趣的事,您怎么还病着?多笑几声病就好了。”

    “有趣?”她这个女儿没病吧?

    “?#29275;?#23064;不觉得吗?这些人就是一群耗子,?#19981;?#20599;搬粮食藏东西,咱们为什么不当一只猫?猫捉耗子好玩得很。”既然他们爱银子,就让他们看得着摸不着。

    “猫捉耗子?”越说越玄,她根本听不懂。

    “娘,这事以后再说,秋收时?#20197;?#25945;您,保管他们一粒米也捞不着。”想不劳而获会遭?#30528;?br />
    “?#29275;?#31561;你回府娘再给你做几件衣服,一匣子首饰,带你和莲姐儿到各府走动,你们不小了,该说亲了,娘得好好挑挑……”莲姐儿文静,找个士族子弟;荷姐儿活泼好动,往武将里找……

    “娘,我订亲了。”孟淼淼无奈的提醒。

    一旁的顾清莲捂嘴轻笑,假意看向马车外的景致,睡得口水直流的豆丁正躺在奶娘腿上。

    说到这件事,蒋秀翎眼中冒出?#36824;?#26432;气,“荷姐儿,你怎会看上个没出息的小子,咱们换换成吗?”

    无所事事的二溜子怎么会是良缘?

    蒋秀翎是武人思维,看事只看表面,她只瞧见陪着祖父下乡的富家少爷,却没想过他祖父是帝师,还有个户部尚书的爹,身为长子长孙的他还愁没好出路吗?

    他们这种公子哥是不用科举的,只要朝中有人就能直接荫官,父亲官位越高,其子弟的立足点就越高,六、七品的官职不在话下,一句话就到手了。

    “?#25913;?#20043;命,媒妁之言,您说能换吗?”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她这个娘脑子不太灵光。

    蒋秀翎一滞,面色不豫,“有更好的干么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娘有不少姊妹淘……”

    “娘,您当初为什么一定要嫁给爹呢?您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可以成为正二品的将军夫人呢!”她爹顾四郎一喝醉就向人吹嘘,他这细胳膊细腿的文人敢向武将撂话。

    “因为在我眼中他是最好的,没人比得上……”她说着呀了一声,看向女儿的眼神多了一丝埋?#26775;?#22905;和夫婿都是实实在在的人,为什么会生下一个奸滑的?#23601;?#21602;!

    她认定是被姓莫的小子带坏了,他们两个走得太近了。

    无?#26102;?#38149;的莫长欢蓦地打了个喷嚏,他揉揉发痒的?#20146;?#30475;看左右,对上一双看书看累了往上抬的眸子,淡漠的神色立即化开,咧开一口白牙。“大舅子。”

    “别叫得太早,我和你不熟。”这张笑脸真碍眼。

    同车的两人相看两相厌,却又不得不和?#32769;?#22788;,因为他们算是师兄弟,由莫放野亲授学问。

    解元公孟明森搭顺风车上京,打算在京城准备之后的科举,他和莫家、顾家的?#20992;?#21516;?#23567;?br />
    但谁不晓得他其实是为了妹妹,孟明森担心妹妹入了顾府会受委屈,因此来给她撑腰,若是顾家的人对她不好,他连夜将人带走,他们还有东山村的家可回。

    为此他还推掉一门正在相看的亲事,宣称暂不说亲,等科举过后再行择娶。

    原本是孟明?#25991;?#30528;要来,但是被孟淼淼一瞪就蔫了,他得留下来种田,没种出二期稻就是对不起妹妹。

    “不熟才要多?#25417;?#21568;!以后我们是一家人,我一定会多照顾大舅兄,你放心。”他爱屋及乌,?#20889;?#33016;襟。

    “不必。”孟明森闭上眼假意休憩。

    “大舅兄真的不愿住到我家?和和尚住一块有什么意思,难道你?#38405;?#40723;晨钟情有?#20048;櫻俊?#33707;长欢的嘴很贱,暗示他要出家当光头。

    “法华寺安静。”理由。

    “我给你找个偏院,保证连个人影也瞧不见。”鬼影他就管不着了,他们家?#23391;?#27515;过不少?#23601;貳?#23567;厮。

    “有你就静不了。”嫌他?#22330;?br />
    莫长欢都想咬他了,孟家兄弟特别难侍候,没有最,只有更。“可是没有安排好你的住处,淼淼会踹我。”

    “很好。”一说到妹妹,他嘴角才有一点点笑纹。

    “恶?#23613;!?#33707;长欢牙一咬,“我要跟淼淼告状。”他一点也不配合。

    孟明森睁开眼,似笑非笑的睨视,“要不要?#20137;?#22905;是偏你还是偏我?”

    眼一瞪,莫长欢突然泄气地往座位靠,忿忿地瞪人,“不赌。”

    “?#19968;?#26469;了——”

    响彻云霄的女子清脆嗓音从大门口一路响进内院,其声音之宏亮贯穿整座府邸,把府?#20889;?#23567;主子都惊动了。

    大家纷纷睁大眼询问“怎么了,怎么了,发什么事?谁回来了?#20445;?#20294;是没人回答,因为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主子们走出各自的院子,往正堂聚集。

    被?#23601;?#25206;着的老夫人在正位上坐下,一双不太有精神的老眼?#39748;?#24213;下的儿媳、孙女与一屋子女眷。

    等到每一个人都到场之后,始作俑者才下巴一抬,高调进入。

    她身侧是身子渐好的蒋秀翎,蒋秀翎手中牵着顾清真,几个?#23601;?#36319;在后头,其中一个?#23601;?#22987;终低着头,两边头发往前梳,盖住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楚她的长相。

    “?#19968;?#26469;了——”

    又是一声震撼?#35828;?#39640;呼,喊完之后是?#19990;?#31505;声。

    “回来就回来,嚷个什么劲,想把我的耳朵震坏吗!这?#23601;?#24471;了失心疯吗?怎么有点疯疯?#26612;?#30340;。”

    “我高兴嘛!第一次回来当然要欢欢喜喜的,?#20040;?#23478;一起分享我的喜悦,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孟淼淼语气夸张,肢体动作更夸张,活似?#27838;?#20065;下进城的小泵娘。

    闻言,老夫人厌恶的皱起眉,“你在说什么,颠三?#39038;?#30340;,出了趟远门就被黄大?#25797;?#20102;心魂吗?”

    这四房越来越不济了,把本来就胆小怕事的孩子教得更无?#35029;?#35013;疯卖?#31561;?#20154;嫌。

    ?#30414;?#22823;仙是?#23500;?#40736;狼吗?我们不信黄大仙,一看?#20132;?#40736;狼就捉起来剥皮吃肉,黄鼠狼的皮还挺值钱的,能卖半两银子,?#32972;?#40644;鼠狼肉比清蒸好吃,那口感回味无穷。”她二哥捉过一回,偷吃他们的鸡崽,他们就吃它的肉。

    “什么,你吃黄鼠狼的肉?”二房嫡女顾清玥脸色发白,一副?#27425;?#20316;呕的模样。

    “好?#38405;兀?#19979;回你可以试试,包管你吃了还想再吃。”孟淼淼做了个十分美味的表情,好似那是人间?#26391;场?br />
    ?#24052;#?#20320;……你别再说了,我快吐了。”她捂着嘴,一脸不适的别过头,蛾?#35760;狨尽?br />
    “哎呀!闹饥荒的时候什么都吃,连蚱蜢、蝗虫、青蛙、树里的白蟮、大?#26159;?#27809;?#20154;?#35828;完,呕吐声连连。

    就连老夫人也以帕遮口,掩住欲出口的酸?#19969;?br />
    ?#20843;?#24351;妹,你是怎么教孩子的?咱们莲姐儿出门前还挺乖巧的,为什么跟你出门一趟就变了?你不会嫌她呆就给她喝什么神?#25490;?#30340;符水吧?”母鸡似的咯咯笑声含着讽刺。

    “我不是莲姐儿。”长?#23391;?#19981;代表就是。

    孟淼淼说她不是顾清莲,居然没人相信,女眷们有志一同的选择忽视。

    ?#20843;?#26412;来就是这样,没变。”蒋秀翎看向孟淼淼的神情充满纵容,好似不论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啧!你怎么敢睁眼说瞎话,一个好端?#35828;?#23567;泵娘被你弄?#23391;?#21464;了一个人似的,你这个母亲当得太失败。”又一道讥诮的女声响起,是三房的常氏。

    “我不是莲姐儿。”孟淼淼再一次重由。

    “你不是莲姐儿,难道是山妖变的?”顾清玥语带蔑视,她是府中嫡长孙女,因此性情有几分孤傲。

    “也许是?#31119;?#25105;是吃?#35828;?#23665;妖。”孟淼淼作势要扑过去,把一干小辈吓得花容失色,哇哇大?#23567;?br />
    “胡闹,你在干什么?一回来就不安分,你眼中还有没有我!”太放肆了,?#35805;?#28857;规矩。

    ?#20843;?#35828;她不是莲姐儿,你们姑且信之。”蒋秀翎以笑话的心态冷视屋里的女人,觉得她们一个个面目可憎。

    直到此时还是没人相信,认定那明明就是顾清莲的脸皮。

    大夫人周氏看看二夫人林氏,林氏又看向一脸狐疑的常氏,常?#26174;?#30475;向面露不耐的老夫人,一个个看下来,无人猜得透这?#38405;?#22899;在玩什么把戏。

    “我真的不是莲姐儿嘛!你们把眼睛洗一洗看仔?#31119;?#21035;白瞎了一双好眼。”谁能慧眼识明珠。

    “你在嘲笑我们长了?#36153;?#21527;?”周氏?#24352;?br />
    ?#36153;?#30475;?#35828;停?#19968;语双关。

    “啧!小?#23601;?#29255;子长了张利嘴,会埋汰人了。?#32503;?#27663;看孟淼淼不顺眼,府中的嫡女她瞧了都有气,尤其是自家房头那一个,像是生来和她犯冲,时不时在她面前提元配如何如何的好,她又如何如何的比不上元配。

    不是亲的就是隔一层皮,她也懒得理会,清玥都十五了,有的是求她的一天,花样的年?#36879;门?#20010;什么样的门第……呵呵?#24688;?#25484;握在她手?#23567;?br />
    后娘没一个是好的,她在算计嫡女的婚事,看能?#21448;?#24471;到多少好处。

    ?#24052;郟?#38225;位大娘想得真多,你们老得快是因为用太多脑子吗?”孟淼淼自认有美德,虚心询问。

    ?#20843;?#32769;得快……”岁数最大的周氏气得跳脚。

    “什么大娘,你学谁乱?#21834;!?#24180;龄最小的林?#32454;?#25242;光滑的眼角,她是继室,比其他妯娌年轻了几岁。

    “?#20889;?#20102;,是伯娘。那个气急败坏的是大伯娘,顾影自怜的是二伯娘,用老鼠眼瞪?#35828;?#26159;三伯娘。”难得看见三个死对头一起变脸,乐在心头的蓝秀翎一一介绍。

    ?#20843;?#24351;妹……”

    “蒋秀翎——”

    “对了,你?#22993;?#30933;头呢!?#32972;?#27425;见面,礼数不能马虎,没做?#27809;?#20026;人诟病。

    “对?#31119;?#36824;好娘提醒我,荷姐儿给老奶?#28845;?#22836;。”孟淼淼刻意?#20889;恚?#30524;角瞟见老?#35828;拿?#23614;突起一小块青筋。

    “是莲姐儿。”可怜的孩子,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长房长子的妻子李?#38386;以?#20048;祸。

    “荷姐儿。”一会儿你们就笑不出来。

    “荷姐儿,别和你大嫂较劲,先磕头。”他们四房不是软柿子,任谁想捏就能捏。

    “是的,娘。”孟淼淼双膝落地,额?#25151;?#22312;平贴地面的手上,“给老奶奶请安……”

    “是老夫人。”老人身边的?#23601;?#24525;不住开口。

    “?#31119;?#32769;夫人好,给老夫人请安,祝你寿比南山,龟鹤同龄,活?#35805;?#23681;也不会掉牙。”鱼四足是兽,鹤两条腿是禽,合起来是禽兽。

    “又不是拜寿,还寿比南山……?#32972;?#27663;快受不?#35828;?#20197;手扶额,表示今天的错乱让她吓出病来。

    “老四媳妇,你家莲姐儿是?#27531;?#20102;吗?赶快带去庙里给师傅?#39748;疲?#21035;给?#28216;?#20102;。”老夫人眼中的厌弃不是假的,她从没?#19981;?#36807;四房的娃儿,一出生就不长肉,毫不讨?#30149;?br />
    因为蒋秀翎的?#20498;剩?#22905;的不喜延及下一代,原本她看好娘家的侄女,就算顾四郎不尚公主,也能娶个诗书传家的温婉媳妇,以琴为媒,四艺牵缘,文官之家就?#38376;?#20010;识文善书的闺阁千金。

    可堂堂?#20132;?#37070;居然看上常年武力弄枪的野?#23601;罰?#25972;日抛头露面的混在男人堆里,身为女子的三从四德哪样做到?让一向?#22969;?#23376;的她在士族圈?#21448;?#20002;尽颜面,抬不起头见人。

    当初听到头胎是龙凤胎她也很高兴,暂时忘却对四媳妇的种种不喜,对她而言男孙再多也不厌烦,生越多才能使家族枝?#26007;泵?br />
    可是?#20154;?#21457;现接来的是个女娃后,她顿时有种被骗的感觉,气得胸快要爆开,觉得蒋秀翎太不老实了,诡计多端,为了争夺府中的地?#30343;?#20986;下作手段。

    自此之后,老夫人?#36234;?#31168;翎是彻底不抱任何好感,甚至是仇视,直到顾清真出生?#24597;?#24494;改善。

    “娘,她真的不是莲姐儿,性情怎么会模一样?她是荷姐儿。”真是可笑,实话无人信。

    闻言众人有人噗嗤一笑,嘲笑她思女成痴;有人眉头一颦,认为她魔怔了,也有人觉得她疯了也好,四房的私房就能成为她们的,她疯得彻底才能成全每个?#35828;?#31169;心。

    “老四媳妇,你是不是忘了吃药,病糊涂了?荷姐儿早就没了,在你面前的是可怜的莲姐,别给记错了。”没多瞧一眼活蹦乱跳的孙女,老夫?#35828;?#28448;视教人寒心。

    如果她肯多看一眼就会发?#20013;?#35768;的差异,莲姐儿?#23492;?#31168;婉,有?#36824;善?#21644;之气,另一个孙女则眉眼明朗,恣意飞扬,顾盼生?#35029;?#22810;了欣?#32769;?#33635;的朝气,让人忍不住回眸。

    “老夫人,我是顾清荷,名符其实的顾三小姐。我娘没病,是您老眼昏花了。”孟淼淼看明白了,这一屋子的女人都欺她娘不善言词,硬是用言语攻击压得娘哑口无言。

    不过她回来了,谁想欺负四房?#23391;?#25474;量自己几斤几两。

    “大胆,老夫人岂是你能非议的。看不出你年纪小小,胆儿却是横着长,还不跪下向老夫人赔罪,磕十个响头说你错了。”逮?#20132;?#20250;的周氏放声大喝,端出当家主母的架子教?#20302;肀病?br />
    “何错之有?你们眼瞎了能怪我实话实说吗?我在乡下常听人说睁眼瞎、睁眼瞎,原来长这样呀!?#20197;?#23398;问了。”孟淼淼?#34920;?#30528;众人,?#23391;?#22836;一回瞧见看得见的瞎子。

    “你……”她……她竟敢无状犯上!

    “大伯娘,她真的是我妹妹荷姐儿,因为?#20063;?#26159;顾清莲。”

    娇软的声音一出,小童清脆悦耳的笑声响起,顾清真小脸得意、牵着一?#22351;屯肥?#22320;的秀美女子走到众人面前,他另一只手拉起“莲姐儿”的手,两高?#35805;?#19977;人并立。

    蓦地,低视地面的女子抬头,覆面的乌丝往后散,露出清丽柔婉的脸庞,羞怯地朝众人一笑。

    瞬间,正堂中听不见一?#21487;?#21709;。

    几个呼吸间,三房的五小姐顾清秀发出惊讶的叫声,陷入愕然中的女眷们才回过神,双目睁大。

    “两……两个莲姐儿?”

    “一模一样……”

    “真的?#23391;瘛!?#31616;直是同二个人。

    ?#20843;?#26159;荷……荷姐儿??#32972;?#27663;倏地站起,走上前看个究?#26775;?#22905;不敢相信丢失了十几年的孩子找得回来。

    “三嫂,我的双生女儿,莲姐儿和荷姐儿,我没有骗人,她们都在。”蒋秀翎十分?#26223;?#30340;抬起头,眼中闪着儿女双全的莹莹泪光。

    “这……”实在太神奇了,两张相似的面?#20303;?br />
    不自觉地,常氏有种四房要崛起的感觉,虽然只是多一个女儿,可四弟妹似乎多了扬眉吐气的气势。

    “?#19968;?#26469;了。”孟淼淼语若冰珠,让人浓重的感受到她的存在,而不是提都不提的名字。

    “是的,我们回来了。娘,四房的人一个不缺。”像在炫耀的蒋秀翎嘴角噙笑,象征四房的荣归。

    ?#21834;牛?#22238;来就好,回来就好……”顿了许久,老夫人才发出声音,好似整个人非常疲惫。

    “娘,一路行程劳顿,媳妇?#21364;?#20960;个孩子下去安顿,一会儿再来请安。”蒋秀翎态度恭顺,找不出一丝毛病。

    “去吧!去吧!我要歇下了,待会别来吵我……”老夫人挥着手,脑壳?#32972;椋?#21452;目有些识物不清。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119期两码中特免费公开 乐天排列五17003期分析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七乐彩走势图分析 星空棋牌舟山 怎么才能下载黑龙江十一选五 重庆时时彩五星 河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钱柜彩票开户 伯乐彩票平台 另六合先锋 湖北快3基本走势图百科 湖北11选5走势图一手机板 北京pk10哪年开始的 平码王三中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