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叶霓调情圣手 尾声

调情圣手 尾声

作者:叶霓书名:调情圣手类别:言情小说
    凌瞳倚在阳台边,看着满月高挂天际,记得三个月前也是满月的日子,而他却走了!

    月圆人不圆,竞是如?#35828;?#24515;痛!

    “妈咪,你又哭了?#20426;?#33922;蒂轻扯她的衣摆。

    “蒂蒂,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20426;?#22905;抹去泪,蹲下身为蒂蒂拉整睡衣,“阳台上风大,进屋里去吧!”

    “我忘了向妈咪道晚安了。”踏进屋内,蒂蒂转身说道。

    凌瞳拍拍她的脸颊,“现在说了,可以回房睡觉啰!”

    “那么妈咪也答应蒂蒂早点休息,别再思念爹地了。”自从三个月前谷令扬死后,她便要蒂蒂喊他爹地,她相信谷令扬不会反对的。

    “好,妈咪答应你,你明天还得上学,快去睡吧。”

    蒂蒂这才满意地在她脸颊上印上一吻,快快回房。

    凌瞳闭上眼,趴在床上无声低泣,要她不思念他,谈何容易?

    记得那天她哭昏了过去,再?#21563;?#37266;时却已不见他的踪影,就连尸体也没见着。

    她不死心,曾去纬达要求华莱德让她和孩子见谷令扬最后一面,却被拒绝了!这令她伤心许久,也痛骂华莱德的不通人情。

    紧接着,他们更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的尸体运回了旧金山,事后只丢给了她一句话——谷令扬的父母急着将他接回家。

    那孩子呢?再怎么说孩子也是谷家的骨肉,难道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为自己伤心,更为谷令扬抱屈,他是为了?#20154;?#21644;孩子才遇害的呀!

    “令扬,你为什么要丢下我们母子?为什么……”揽着抱枕,凌瞳晓忍不住的嚎啕大哭,声音闷在枕头内,更显得凄怆!

    忽然,?#36824;?#29087;悉且温热的气息呼进她耳里,凌瞳一愣,紧张得连声音都梗在喉头,令她几乎忘了呼吸!直到一双铁箝般的手臂圈住她腰际时,她才猛然惊觉,慌张大叫,“救——”

    但她的小嘴倏地被温热的唇瓣堵了起来,极富磁性的音律傅进她口中,“小瞳,是我。”

    凌瞳霍地睁大眼,被眼前一双深幽的?#22581;?#33394;眸子给迷惑了。“你……你回来看我了,你终于回来看我了!多少次我祈求上进让你进人我梦中,你却不肯来,害我每天哭着醒来。”

    谷令扬闻言,心中觉得好笑,看样子这小妮子以为他是来自灵异世界的魂魄了!他撇?#21483;?#36947;:?#21543;?#29916;!我没死,我是活生生的人,难道你感觉不到我的体温吗?#20426;?br />
    彷佛要燃烧灵魂般的热吻熨烫着彼?#35828;?#24515;,在相互传递给予之间,好像经过了一世纪之久,却是意犹未尽。

    他深喘着,离开她一段距离,眼瞳不停打量着泪眼婆娑的她,“你瘦了。”

    “你真的没死?#20426;?#20940;瞳?#22278;?#25238;的手抚触着他,神情?#20889;?#30528;埋怨。“为什么现在才来看我,三个月来你去了哪儿,怎么不告诉我?#20426;?br />
    谷令扬苦笑,俊逸的脸上蒙上一层无奈,“原谅我,我也是身不由己。”

    “告诉我,我想知道。?#24444;?#28982;他?#35328;?#22905;面前,但凌瞳仍可感受到他神情?#20889;?#30528;些许憔悴,这更是令她忧心。

    四周顿时诡异地沉默了下来,映在她眼中的是他复杂难测的神情。

    “当初我身受重伤,胸前挨了颗子弹,大?#21494;?#20197;为我是活不下去的,况且凭那家医院的医术根本救不了我,所以华莱德?#34987;?#31435;断,包机连夜将我送到纽约隶属纬达集团旗下的高科?#23478;?#38498;,在飞机上我便动了一次手术,到了纽约,进出手术房不下三十次,几乎每秒?#21494;急?#39035;承受突发的状况,但?#20063;?#26029;地告诉自己,为了你和孩子,我绝不能放弃,就算是撒旦也别想要我的命。”

    “令扬,你……”凌瞳心悸得全身打颤,久久说不出话。“天哪!你受了那么多苦,怎么不告诉我?华莱德没必要骗我,我可以去照顾你呀!”

    谷令扬摇摇头,“他怕我若熬不过去,不是会让你再伤心一次。还好我终于撑过来了,终于……”他将她搂进怀里,那种失而复得的感动全?#26376;?#22312;脸上。

    “?#22278;?#36215;……”凌瞳?#25293;?#22320;说。

    “为什么要这么说?#20426;?#34180;薄的男性唇瓣微微轻扬,剑眉下依然是那双能蛊惑人心的?#22581;?#33394;眸子。

    “那时候我就该?#38405;?#22374;白心意,可是我的任性、执拗不容许我这么做,直到你伤重还乞求我的原谅时,?#20063;?#24653;然大悟,心中更是悔恨,后悔为?#23614;?#26089;点开口?#38405;?#35828;清楚。我爱你,我一直爱你,这是我三个月来天天对着星星说的话,每当起风时,我更是以为你回来了,拼命对着风呼喊……”

    凌瞳的话似流水,洗涤了谷令飙心底的苦,目光狠狠地擭住她的脸,双唇更是毫不迟疑地覆上她的唇;他无限眷恋的吻吮着她,意犹未尽的舔舐,只想将她深深嵌在心间,生死相随。

    “值得了,有了你这一席话,我一切的努力都值得了。”在万籁俱寂的冷夜里,屋内的空气却是异常的温暖。“在来你房里之前,我先去看了宝宝,他长大了,你把他照?#35828;?#24456;好。”

    “我将他取名?#24515;?#25196;。”

    “思念我?#20426;?br />
    “对,思念你这个老是让?#20506;?#30171;的男人。”她轻触他的脸庞,“你瘦了些,这些日子在医院有人照顾你吗?#20426;?br />
    凌瞳看着他略帯疲累却依然神清气爽的模样,有?#36824;?#24515;痛泛过心头,更恨自己无法陪他度过那段艰难时光。

    “当然有人照顾了,而且你也认识。”他的眼?#23376;?#37325;拾以往那股调皮神采。

    “我想不出来。”凌瞳费尽心思还是猜不透。

    “是史茱蒂。”

    “咦?#20426;?#24590;么可能?

    “别紧张,你听我说,其实她是纬达集团的总裁安排在莫瑞基身旁的人。我想,有关你的一切早就掌控在他手上,甚至莫瑞基与莫?#21487;?#30340;阴谋也逃不过他的眼。”谷令扬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当初耳闻宫本朔和蓝若缇叙述着这位伟大人物的厉害时,他还半信半疑,这会儿可?#38381;?#26381;了他。

    那些早已事过境迁的事她不想听,凌瞳只想知道……“你和史荣蒂有没?#23567;?br />
    “老天!”谷令扬拍额大叹,“你想到哪儿去了,就是怕你误会,?#20063;哦阅?#22374;白,如果因此造成你的猜忌,那我会——”

    “别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她以食?#20613;?#20303;他的唇,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谷令扬抓住她的手指头,轻轻含在口中,引发凌瞳一身轻颤。“别瞎猜我的心思,事实上史茱蒂以往那么努力的勾引我,也是为了总裁赋予她的任务,更是为了取得莫瑞基的信任,否则她无法取得那么多地下情报。你猜,当我要出院时她怎么对我说的?#20426;?br />
    “她说什么?#20426;?#22905;因他的话而?#31361;?#20102;。

    “她告诉我,世界上再也?#20063;?#21040;我这个介于花花公子与柳下惠之间的男人了;最后她还说『男人中的奇葩再见了』!”

    他以唇轻轻摩挲着凌瞳的,酥麻的热力与无名的电流渐渐席卷她;凌瞳星眸半掩,双颊染上酡红绯意,两人慢慢陷入了一场激情迷阵。

    铃——该死的电话铃声却在这个时候不?#24230;?#30340;响起。

    谷令扬?#25269;?#20102;声,仍然紧搂凌瞳不曾稍离,他以单手勾起话筒,连听都懒得听,就很干脆地回上一句话,“你打错了!”

    “喂喂?#26775;?#21407;以为你会稍微懂得报恩,想不到你狼心狗肺的程度比薛斯昊和宫本朔更彻?#20303;!被?#31570;传出了变音后的怪声。

    谷令扬蹙紧眉,心念一转,立即大声响应,?#30333;?#35009;?#20426;?br />
    凌瞳闻也立即翻身坐起。

    “想不到你们四小龙一个比一个聪明。”?#20013;?#22768;再次扬起,柴尔理为自己又拉拢了一椿良缘而得意不已,只是这次出?#35828;悴?#38169;,险些让谷令扬送命,为此他可内疚了好久。

    谷令扬翻了记白眼,心想,是哦,除了总裁,谁会玩这?#30452;?#22768;的小孩子把?#36153;剑?#20182;一猜就猜出来了,这和他的聪明才智一点关系也没?#23567;?br />
    “咦,你好像对我的出现不惊讶?#20426;?#26612;尔理有种吃瘪的感觉。

    “华莱德,你别闹了,不管你是不是幕后那位神秘总裁,求你暂时别打扰?#20506;新穡俊?#24453;在医院的那三个月里,他无聊得天天大玩推理游戏,最后他断定华莱德有六成的机率就是纬达集团的总裁。

    “哇塞,你居然知道!”柴尔理像是遇上对手似地啧啧称奇,孩子气十足。

    “你真的是?!”老天!他随意胡诌了句,想不到还真是猜对了。

    “你既然猜出了我的身分,我就送你一份礼物吧!”

    “呵呵!但我可没有回礼哟!因为这房里我没瞧见?#22909;?#23068;丽莎的微笑』。”谷令扬朗声大笑,实在是因为有关“蒙娜丽莎”的这个故事太有意思了。

    “令扬,你笑什么?#20426;?#19981;明所以的凌瞳扯扯他的衣袖。

    于是谷令扬附在她的耳畔把宫本朔上回与柴尔理对招所发生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也惹得凌瞳笑不可遏。

    “喂喂喂……你们聊够了没?这些陈年往事有啥好提的。”柴尔理似乎有些坐立难安。

    要死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懂得?#29100;?#32769;尊贤”了。

    “为了你们的婚姻大事,?#20063;?#24796;千里迢迢从?#20998;?#36214;回来,你们还不知感谢。”柴尔理没好气地说。

    记得一年前,当他从薛斯昊口中得知将派任谷令扬凌瞳亲自委托的保镖的任务后,他便马不停蹄地?#31995;?#27931;杉矶分公司担任起总经理一职,如?#35828;摹熬瞎?#23613;瘁?#20445;?#23621;然还被别人嘲笑,太过分了!

    “如果你废话这么多就只是想讨一声谢,那我郑重的向你道谢,这样总行了吧?你要送我们什么就快拿出来,耽误了别?#35828;?#22909;事,你可是会遭天遣的。”谷令扬已烦得脑门发涨,直揉着眉心。

    柴尔理一脸炖灰,气呼呼地道:“哼!我真后悔救了你这小子,算我欠你们的!门外信箱内有包凌瞳上回托付的东西,你该不会忘了吧?快去拿吧!唉!气得?#20506;?#21475;发疼,我得快快去养伤了!”

    “改天我会寄盒鸡精给你。”谷令扬?#22278;?#24536;调侃。

    “你自己留着补充体力吧!”柴尔理的?#20013;?#22768;也渐渐变小,最后挂了线。

    谷令扬虽知自?#21644;?#31505;开大了,但相信总裁是绝不会记仇的。

    ?#26263;?#20250;儿,我去拿样东西。”依着来时路,他翻过阳台,至门外取了东西,很快地又进了房内。“还记得它吗?这是你一年前交给我保管的东西,因为在出生入死的情况下,我怕有个闪失,因而交给了华莱德。”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只知道爷爷很珍惜里面的东西,他说这是送给蒂蒂的礼物,硬是吩咐我得结婚后?#25293;?#25286;开。”

    “你想看?#20426;?br />
    “嗯。?#24444;?#19981;好奇。

    “好吧!因为我也想看。”谷令扬边说边动手拆封,直到一个锦盒出现在眼前。

    他看了看凌瞳,而后打开盒盖,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颗晶莹剔透、亮丽璀璨的钻石,上面有张纸卡印着“璀璨之星?#34180;?br />
    “原?#27492;?#23601;是莫瑞基觊觎的宝贝!”凌瞳有?#19978;?#21741;的冲动,若不是它,不会发生那么多意外,但要是没有它,她也不会遇上谷令扬。

    世事?#38381;?#38590;料啊!

    “别想太多了,既然是爷爷送给蒂蒂的,那我们就暂时帮她保管,?#20154;?#25104;年后再交给她。”谷令扬轻拍她的肩,软语安抚着她。

    “你不介意吗?爷爷竟没留下任何东西给你。”

    “其实他老人家已送了个无价之宝给我了。”他深深凝睇着她,笑意盎然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光彩。

    “?#26032;穡俊?#20940;瞳一脸迷惘。

    “就是你这个小傻瓜呀!”他的唇再度覆上她的红唇,多情又缠绵。

    谷令扬的话语触动了凌瞳心中最真擎的热情,更重要的是,他这个“男人中的奇葩?#20445;?#20174;今以后只为她一人痴狂……

    ?#25937;?#20070;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龙之传奇之一《真情猎爱》;

    02、龙之传奇之二《狮的掠夺》;

    03、龙之传奇之三《调情圣手》;

    04、龙之传奇之四《残酷的伪?#21834;貳?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江苏体彩七位数开奖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 期期公开六肖中特 广东好彩1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 3d开机号近100期 快三玩法技巧 中福在线怎么玩 快乐彩老11选5 加拿大28有多害人 25选7有多少种 澳洲幸运10是哪个国家的彩票 六肖中特赔多少倍 天津快乐十分历史开奖 最准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