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莫颜祸害成夫君 番外篇二:冉疆的禁欲

祸害成夫君 番外篇二:冉疆的禁欲

作者:莫颜书名:祸害成夫君类别:言情小说
    冉疆的后院小妾众多,各色脂胭齐聚,在外人看来,他对美人来者不拒,大享齐人之福。

    他每晚都宿在不同女人的屋子里,甚至还提拨了小妾,升为姨娘。

    在外人眼里,他做着其他男人都会做的事,但事实上,他从来不碰这些女人。虽然进她们的屋,却没破她们的处子之身,他只是做给外人看罢了。

    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一点也不想碰这些各怀心思的女人。

    冉疆任她们争宠、任她们相斗,只要不犯到他头上,她们想怎么斗都无所谓,反正他对任何人都物尽其用,处子最大的用处便是能当成礼物送人,那些巴结的官员用美人来?#31456;?#20182;,他何尝不是用这些女人反过来?#31456;?#20154;心?

    直到有一天,他的目光被其中一个女人吸引。

    她叫青儿,是总管从外头的人牙子手?#26032;?#26469;的奴婢,签的是死契。

    这丫头很美,虽不是倾国倾城,但这丫头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韵味,这韵味是其他女人比不上的。

    他说不出来,但就是觉得她不一样。

    他虽然注意到她,也发现自己对她似是意动,但他向来自制过人,不为美色所惑,即使她在身旁讨好,他也是冷漠以对,维持?#36824;?#30340;冷酷,但这其实是他的保护色,他拒绝一?#24515;?#21560;引他的欲望,尤其是对女人的色欲,所以他不会要一个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

    直到发生一件事,破坏了他的自制力。

    她竟然?#20154;?#20004;次?

    一次是为他赶走毒蜘蛛,隹己却被毒蜘蛛咬了,差点送命。

    另一次是她以身为盾,为他挡住刺杀的那一剑。

    其实就算她不为他挡剑,他也能对付这个杀招,可因为她出人意表的行为,让他生平第一次在危急之际呆住了。

    当那柔软的身躯贴在自己怀里,感受到剑身穿进她的身子?#20445;?#20182;冷硬的心出?#33267;?#19968;个缺口,这个缺口让某种从?#20174;?#36807;的情感乘机而入。

    他生平第一次极度在乎一个女人的死活,他不准她死,既然她连命都舍得给他,那么他就要她的人。

    这女人掌握了他的弱点,在尝过她之后,他便无法放开她了,甚至当知晓她是潜伏在身边的刺客?#20445;?#20182;也依然要她。

    一个奉命来刺杀他的女刺客却屡屡?#20154;?#20026;了他,违背组织的命令,置生死于度外。这样的女子,他视为至宝,并且知道这世上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护着她了。

    他如愿将她娶到手,宠爱至极,也呵护至极,而欲望一旦开启,就好似无底洞。他对她,从来都要不够。

    “你手上没茧,使得什么武器?如何刺?#20445;俊?br />
    他把玩着她的手?#31119;?#25343;在嘴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吸吮着。

    练刀剑的武者,手上都有茧,但她一双青葱玉?#24863;?#38271;白嫩,不管是含在嘴里还是摸在他身上,让人心都要融化。

    苗洛青指尖被他轻咬着、吸吮着,麻麻痒痒的,好似有?#36824;?#30005;流传到心尖上,让她的身子都跟着热了。

    “我使的是暗器,以近身诱杀为主。”她被迫软在他怀里。自从被他知道自己是剌客后,他三不五时就开始询问她关于剌客的一?#23567;?br />
    她知道,他不是怀疑她,而是这男人习惯了掌控,尤其是自己的女人。

    他要了解她所有一切,连她身上有几根毛发,他都要知道,因此每每在床笫之间,他得了满足后,却还有用不完的精力,对她做着脸红心跳的拷问,把她祖宗八代都问一遍,还要知道她是如何成为剌客,又是如何被训练的?

    她也不想瞒他,因为也没什么好瞒的。更何况,他了解得越深,就越能保护她,她想待在他身边,好好地陪他。

    事实证明,他的确有本事护着她,不但让她从?#36865;牙?#32452;织的掌控,他还反过来掌控刺客组织,威吓利诱之下,让他们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她现在最大的威胁只有他,把他伺候得好了,她便什么都好。

    不过,她也有无法伺候他的时候,例如女人每个月的那几日。

    这一日冉疆回来,进了她的屋,便上来抱她,但是他一抱她,他的?#25104;?#20415;突然沉下来。

    “来了?”

    苗洛青点点头,一脸无辜地瞅着他,心下却暗翻白眼。这男人鼻子可真灵,能闻得出她身上来了月事,不愧是在?#30830;?#34880;雨?#20889;?#28378;的人,对血?#20219;?#29305;别敏锐。

    “今日妾身不适,怕是不能伺候夫君了。”她露出遗憾,心下却很高兴看他?#21592;瘢?#20063;只有这时候,她可以光明正大地拒绝他。

    没办法,这男人胃口太大,每每在床上把她折腾得全身腰酸背痛,恨得她牙痒痒。现在好了,女人的月事是男人的忌讳,为了避免冲撞,男人这时候都不该与女人同床,表示这几日,她都可以轻松自在的一个人了。

    这男人虽然霸道,却唯独对她心软,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不会勉强她,只会舍不得她受苦,所以她总忍不住乘机去捋他的虎须。

    ?#30333;?#26085;新送来的妩娘,天仙绝姿,身段窈窕,相公不如去找她……”苗洛青一边说,一边瞧着他目光从温柔转成了内厉,盯得她心跳漏了一拍,连声音都变小了。

    冉疆死死地盯着她,而她则是尽做无辜可怜之色,一副为他好的委屈状。

    “刚才的话,我当是你在吃醋了。”

    她没吃醋啊,她只是嘴贱,乘机玩他,谁叫他平日把她欺负得下不了床。

    她用帕子撝着嘴,楚楚怜?#35828;?#30597;着他,心下得意极了。

    冉疆重重瞪了她好一会儿后,便不高?#35828;?#31163;去了。

    隔日,她听丫鬟说,冉疆把妩娘送人了,还顺道发卖了嘴巴不牢、把妩娘的事透露给夫人知晓的丫鬟。

    闻言,苗洛青愣住。其实她真的很冤,她是真的没吃醋啊,她就只是?#25022;?#20182;而已。没多久,冉夫人爱夫成痴、好妒成性,只想独占丈夫之宠这事传得人尽皆知。苗洛青听了,心里郁闷,她何时好妒成性了?

    殊不知,这事是冉疆传出去的,他逢人便说,我这夫人爱我爱到连命都可以不要,?#21046;?#20250;容忍其他女人分享我?

    说这话?#20445;?#20182;?#25104;?#30340;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众官员见他得意,纷纷附和,都说他能得这么个妻子,是老天厚爱,是天大的福气。

    冉疆点头,并叹了一口气。“所以说,以后还是别送女人了,又不是只有女人可送,能代替的礼物多了去,你们说是吧?”

    众官员一噎,?#25104;?#20381;然撑着笑,心中却在腹诽。

    不送女人?送其他代替的礼物?这不明摆着说只收现银财宝吗?

    众人心下?#26032;睿?#21364;没一个敢表现在?#25104;希?#35841;叫他们想巴结锦衣?#26469;?#20154;呢。

    苗洛青仗着月事来,得了几日悠闲,而她身边的四名丫鬟,却把大人那闪着绿光的兽眼给瞧得一清二楚。

    大人这是欲求不满啊,禁欲得越久,事后发泄得越多,偏夫人心大,故意撩拨大人,却没想到后果,不?#21543;?#24819;啊!

    果不其然,苗洛青月事?#36824;?#24403;夜冉疆就把她从头到脚吞吃入腹,而且是把过去那几日全部?#22815;?#26469;。

    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这冋料错了,虽然歇了几日,但也没有赚到啊,这男人从来就不是个吃亏的主,前头失去的一定在后头?#22815;?#26469;,这算盘打得精,一分一毫都不能少。

    苗洛青学乖了,再也不敢当恶狼饿肚子?#20445;?#38543;意去撩拨他。

    不过,当大夫为她把脉,宣布她肚子里已有两个月的身孕?#20445;?#22905;激动得笑了,冉疆却是沉默了。

    他并没?#20889;?#31639;让她那么快就怀孕,不是他不想要孩子,而是他俩还年轻,来日方长,过两年再要孩子也行,他都还没好好与他的妻子享受足够的鱼水之欢,她就有了。

    他望着她喜极而泣的脸庞,幽幽地问:“这么想要孩子?”

    她忙不迭的点头。“想要,是你和我的第一个孩子呢,怎么会不想?”

    见她如此欢喜,冉疆心中也软了。

    好吧,既然她这么想要快点有个孩子,就成全她吧!况且,她有了孩子也好,就不会乱想些名目跑去外头折腾。

    她当他不知道,她变着戏法想出门,还以为能瞒过他,她转的那些小心思,他全都看在眼里,只因他爱她,所以就跟着?#21543;?#32610;了。

    女人有了孩子,心总是踏实的。虽然他根本不在乎孩子,他从来要的,就只有她一人。

    苗洛青打从心底高?#35828;每?#20102;,除了有孕很高兴,但她更高兴的是终于可以歇息了。扣掉两个月的身孕,她足足有八个月的时间可以悠哉了。

    孕妇最大,凭着肚子里的孩子,冉疆便不敢随便碰她,还得小心翼翼地供着她,她当然高?#35828;每?#20102;。

    不过,她绝不会让他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她要好好享受这八个月的作威作福。反正她是看开了,这男人禁欲之后,肯定会找她?#22815;?#26469;。

    既然逃不过,那她就好好把握吧!懊撩拨的撩拨,该挑衅的挑衅,她就算拔了他的虎须,他也舍不得少她一块肉,顶多就是在她身上烙下青青紫紫,多躺几天床罢了。

    “阿疆——”她故意用?#33510;?#30340;嗓音唤他,知道他最受不了自己这种媚骨的酥软。她偎在他怀里,气息拂着他的耳。“我觉得身子有些酸呢,想来是孩子的关系,觉得全身发软……”

    冉疆咬牙,却还得温柔地哄着她。“那就好好睡一会儿,别累着了。”

    “好,我不累着,你陪我睡吧,我要你摸摸我的肚子,这样?#20063;?#30561;得安心呢。”她攀上他的肩,身子一软,把脸埋在他胸膛上,媚功尽使,偷偷坏笑。

    冉疆打横抱起她,送她回房,心下却在思量,叫他禁欲那么久,一个月还能忍,但如今是八个月,他哪受得了?

    看得到,吃不到,太他妈折磨人了。

    不行,他得找大夫来好好研究一下,看用什么体位,既不伤了孕妇,又能满足他。心思一定,他也露出笑容,这温柔的笑里藏了不为人知的狡诈,以及无尽的宠爱。

    ?#25937;?#20070;完】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快乐飞艇开奖官网 山东群英会时时彩网 双色球中奖规则 包四肖中特平网站 排列三六码复式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奖金 福彩双色球尾号和值分布图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体彩超级大乐透走势图坐标标准版 e乐博线上娱乐城代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图 透码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22选5胆拖投注表 江苏快3和值预测 中国竞彩网比分直播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