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裘梦掐指一算良人到 第二章 被使唤的小道童

掐指一算良人到 第二章 被使唤的小道童

作者:裘梦书名:掐指一算良人到类别:言情小说
    翌日一大早,沈清欢便被拎起来,沐浴包衣,准备拜师。

    沈清欢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作了一晚光怪陆离的梦,什么自己变成了李莫愁,对人大开杀戒,被人群殴……又成了灭绝师太,变态阴狠……?#25351;?#19968;群妖魔鬼怪大战三百回合,最后同归于尽……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梦境,搞得她精神有些萎蘼。

    这一切看在云中子的眼中却是另一番解读—— 小?#19968;?#26152;天第一次面对这种与厉鬼对决超渡的情形,精神受到一定的冲击,休息不好是很正常的。

    沈清欢不想拜师,不想出家,李莫愁和灭绝师太已经对她造成了心理阴影。

    但现?#21040;?#20570;人,她莫名其妙穿越而来变成了伪萝莉,又离乡背井跟着别人讨生活,不抱紧这根大腿,她想在这个陌生的时空安全生存下去就没有基本保障,拒绝金大腿的要求那基本等同于老寿星喝毒药,活腻了。

    她牙一咬,眼一闭,干了!大不了以后找到机会再还俗就好了。

    沈清欢最终对自己成功完成了心理建设。

    燃香敬天地,上禀下达,四方神鬼见证,祭拜门派历代先辈,最后便是叩拜师父,敬茶。

    云中子接了徒弟茶,右手食指点茶,三弹指,然后将茶一饮而尽。

    行礼完毕,沈清欢起身,垂手立在一边聆听云中子?#21040;搿?br />
    说是?#21040;耄?#20854;实就是将门派历史简略陈述,又点明本派?#27572;?#25106;律,也不算啥清规戒律,简而言之就是不许为非作歹、作奸犯科,轻易不要立誓,方外之人立誓很容?#23376;?#35475;被?#30528;?br />
    这个是重点,要切记!

    最让沈清欢惊喜的是,本门?#21796;?#23130;嫁,?#21796;?#33636;腥,居?#39029;?#23478;俱可。

    善了个哉,早知道不用当李莫愁、灭绝师太,她也不会作那么摧?#24515;?#31070;经的怪梦了。

    他们的门派名叫太清派,乃是?#30001;?#21476;流传下来的古老道派,属道祖一脉,因而平时参拜的是道祖太上老君像。

    沈清欢从云中子的叙述中弄明白了一件事,他们太清派历代先辈对于传道授业、开坛收徒极其的不积极主动。

    她默默地扳着手指数了数,收徒最多的一位祖师爷也不过三个徒弟,其他大多只收一个,号称宁缺勿滥,其实压根是懒,专注修炼,说白了就是宅。

    又懒又宅,这就是太清派的基调,在这样的原因下,门派理所当然地就凋零了。

    沈清欢表示,门派到现在还?#27426;?#20102;传承,也是挺不容易的,估计师父以后要是不再收徒,她极有可能会变成本门最后一代传人。

    让她开坛收徒,传承师门?

    开什么玩笑,又懒又宅的她可也是妥妥地?#22363;?#26412;门的优良传统啊,收徒教徒什么太折腾了,体力精力双重损耗,太辛苦,不干!

    其实,现在想想以后当道士也挺好,找个道观?#19994;ィ?#21253;吃包住包后事。

    想到这里,沈清欢伸手拍拍自己的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当道士只是一时之选,还是要向往更好的生活条件的。

    人生得有理想,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云中子不知小徒弟脑子里已经上演各种小剧场,还有弹幕疯狂吐槽,口中仍在介绍,“咱们门派收徒历来讲究道缘,比如妳我师徒就是如此。”

    沈清欢脑中的小剧场顿时暂停,用狐疑的目光去看师父,两只眼睛明确写着三个大字—— 你确定?

    云中子看懂了徒弟的表情,手中拂尘一摆,一副世外高人的派头,道:“为师云游天下,?#20004;?#20026;?#24618;?#30896;到了妳这一个被主动塞过来的。”

    沈清欢面无表情,内心呵呵,太清派果然是画风清奇,跟别的妖艳贱货一点儿都不一样,鉴定完毕!

    “那,给妳。”

    沈清欢愣愣地接住几张符篆,有些不明所?#28020;?br />
    “拿去研究,?#31354;?#31526;篆都必须一气呵成画完才有作用。”

    沈清欢眼睛一下子瞪大,这种鬼画符似的东西得一口气画完?而且,这符纸上到底画的是什么?

    沈清欢一下子觉得自己从一个接受现代化教育多年的人变成了一个实打实的文盲。

    云中子却没再多说什么,又开始自己的打坐日常。

    沈清欢盯着一张符纸瞧半天,直看得双眼发涩,这才眨了眨眼睛,舒缓涩意。

    研究就研究呗,研究不出来也不怪她,对吧?

    她心态特别坦然,她从来不是天才,甚至可能跟聪明都不太搭边,勉强算是智?#22374;?#29992;,一朝穿越而来也不太可能就把她的智商?#21448;?#21040;顶。

    事实证明,沈清欢对自己十分了解。

    一连三天,她除了每天的练拳时间就是盯着那符篆看,都快把符篆盯出洞来了,也什么都没研究出来,还经常看着看着就直接睡了过去。

    沈清欢都觉得师父大概就快要忍不住喷她是个笨蛋了。

    但云中子却像是忘了有吩咐她做这么一件事似的,每日除了监督她练拳,就是打坐打坐打坐,果然是太清派的最大特色—— 宅!

    除了带她出门取做好的衣服,中途又去帮人做了一场法事,这几天他们师徒两个就一直待在客栈,哪儿也没去。

    他们之所以滞留客栈,是因为云中子考虑到自家徒弟的身体状况,本身底子就差,又差一点儿拉虚脱,怎么样也得休养上个七八九天,让徒弟的身体?#25351;椿指矗?#21542;则的话要是在?#19979;?#30340;中?#22659;?#20160;么岔子,那麻烦就大了。

    六七岁的小孩子抵抗力弱,夭折什么的太过寻常,他一点儿也不想自己刚收的徒弟得到这种结局。

    这一天,沈清欢开始跟着云中子慢慢练习吐纳功夫,她最大的?#20889;?#23601;是这跟看符篆一样,是一项十分有助进入睡眠的功课。

    吐纳养神这是禅坐的范畴,对培养耐性定力十分有力,只不过,对于大多数初学者来说真的很容易进入睡眠,还是深度的。

    看着小徒弟练吐纳功夫练到睡着,云中?#21448;?#26159;笑着看了一眼。

    小孩子多睡觉有好处,小九这单薄瘦弱的身子,以前也不知道遭了多少罪,无意?#26032;?#20986;的胳膊上有几道狰狞可怖的伤痕,明显是被人打的,身体的其他地方还有没有伤痕云中子也不知道,毕竟小九是个女孩子,他不好亲自检查。

    父母不慈啊……好在小九并没有被养成畏畏缩缩的性子,整个人看起来也算开朗,这让云中?#26377;鬧写?#26159;欣慰。

    看看睡得深沉的徒弟,云中子从蒲团上起身,径自出了屋子,他的动作放得很轻,半点儿没有惊动在蒲团上睡得昏天黑地的人。

    屋外是二层的楼道,此时并没有什么人,云中子一个人下了楼。

    此时的客栈大堂并没有什么人,明显不是吃饭时间,客栈掌柜正坐在柜台后算账,算?#35752;?#23376;打得劈里啪啦?#27605;臁?br />
    云中子走到柜台前,开口道:“掌柜的,?#39029;?#21435;一趟,如果我徒弟问起,就说我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道长。”

    云中子点头?#20081;猓?#25163;中拂尘一摆,就此离开了客栈。

    等沈清欢一觉醒来的时候,觉得脖子有点酸,她不由伸手揉捏后?#26412;保?#25197;头看了看,顿时吓了一跳——

    师父不见了!

    师父会不会因为被自己这朽木不可雕也的模样给气到了,所以暴走离开了?

    ?#27426;裕?#26292;走的话肯定会先把她?#34892;?#35757;斥一番的。

    伸手挠挠头,头上稀疏的发量让她神情暗了下,因为发量太少,发质太差,她现在直接被理了个短发,就差直接给剃成光头了。

    要不是师父顾忌她是个女孩子,只怕真要给她剃个光头出来了。

    谢天谢地!不管怎么说,光头对她来说实在有些挑战。

    云中子不在,沈清欢心里有点不安,便离开屋子去找。

    最后,她在客栈掌柜那里打听到了师父的下落,心这才落了下来。

    师父的去向知道了,沈清欢也不慌了,不过却没回?#22836;浚?#32780;是坐在客栈大堂继续研究师父给她的符篆。

    她已经连着研究好几天了,说实话,还处于两眼茫茫的阶段,要是一直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不知道会不会把师父他老人家给气着。

    沈清欢一边看着手上的符篆,一边在桌上无意识地?#28982;?#30528;。

    这东西对她来说完全就是鬼画符嘛!

    研究了一会儿后,沈清欢忍不住抬头看了下房顶,感觉有些气馁。

    就在沈清欢平定心绪打算重新继续研究符篆时,店外突然传来一道哀求的声音——

    “掌柜的,可怜可怜我们,给口吃的吧,您好心会有好报的!”

    抬头顺着声音的来向看过去,沈清欢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衣?#31036;?#35099;的人,说话的正是大的那个,是一个头发花白、满面皱纹的妇人,站在她身边扯着她一角衣襟的小孩子个子比沈清欢要高一些,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整体感觉倒比沈清欢之前的状态还要好一些。

    这么一比较,沈清欢更明白自己之前到底有多凄惨,身体原主的亲爹真是造了八辈子孽,祝他死后下十八层地狱,简直不是人!

    “去去,别挡在我的店门口,影响我生意,走开!?#38381;?#26588;一脸不快地扬声驱赶那对老小。

    “掌柜的,您请请好吧……”

    “小二,把他们赶走。”

    “来咧。”店小二应声过去赶人,“赶紧走,别站在我们店门口,快走开。”

    沈清欢有些不忍地看着被驱赶的那一老一小,不自觉地抿紧了唇。

    帮助别人的前提是自己有能力,她现在并不具备这种能力,连她自己都一直生活在不安中,又怎么去帮助别人呢?

    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慢慢从自己的视线消失。

    心情?#21520;?#30340;沈清欢低头去看放在桌上的那张符纸,她的目光事实上是空洞的,心里乱糟糟的。

    她虽然认为自己不要不自量力去帮别人是正确的,但是仍旧因为自己不去帮别人而心有愧疚,真的是太矛盾和纠结了!

    就在沈清欢暗自唾弃自己的时候,她听到了师父云中子的声音。

    “小九。”

    “师父,你回来了。”沈清欢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

    云中子似乎也没注意到徒弟的神情有异,冲她点?#35828;?#22836;,径自说道:“收拾收拾,我们准备离开。”

    沈清欢有些怔住,带了些不确定地问出口,“离开?#20426;?br />
    明明之?#20843;?#35273;得师父打算再住些时日的啊,她的?#26412;?#38169;了?

    见徒弟一脸迷惑,云中?#30001;?#25163;在她头上拍了拍,语气带了些复杂地道:“事情有变,这里不能待了。乖,回去收拾东西。”

    “哦。”天大地大,师父最大。

    沈清欢麻溜收起桌上的符篆,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往楼上的?#22836;?#21435;,云中子自己则走到柜台前跟客栈掌柜结账。

    “道长,发生什么事了?#20426;闭?#26588;也听到了他们师徒方才的对话,心里隐隐一跳,忍不住问了一句。

    云中子倒也未曾隐瞒,如实相告,“大批难民进城了。”

    掌柜闻言,?#25104;?#24403;即就是一变。

    当今天下大乱,流民如?#20445;?#38590;民如狗,许多地方都因他们而发生暴乱,许多原本富足的人家一夕变得流离失所,成为新的流民。

    如此恶性循环之下,天下越发不稳,四处义军突起,动乱频发,谁都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来。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离乡背井寻找可以安身立命之地,有权有势的要么自立,要么寻找可供依仗的?#21487;剑?#22825;?#20081;?#28982;?#39029;?#19968;锅粥,?#30452;?#31163;析在即。

    他们这里不过是处不起眼的小镇,除了衙门的十几个衙役,并没有驻军什么的,一旦难民暴起,后果不堪设想。

    设立粥棚广结善缘吗?之前就有消息传来,曾有人因设粥棚而被难民一拥而上?#21767;?#19968;空,一夕家败。

    穷途末路的难民,往往只需要一点点的鼓动?#33151;?#21516;火上?#25509;停?#30636;间火势惊天,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

    客栈掌柜的?#25104;?#24456;快就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不行,他也得早做打算。

    云中子收好掌柜找给自己的十几枚铜钱,继续站在柜台前等。

    过了一会儿,就见自家徒弟拿着两个人的行李和包袱走下了楼梯。

    云中?#30001;?#25163;先将用?#21450;?#20303;的桃木剑缚到?#25104;希?#21448;提了属于自己的包袱?#25104;?#32937;,招呼徒弟一声,?#30333;?#21543;。”

    沈清欢摸摸自己胸前的包袱结,确定完好,口里答应一声,便跟上师父的脚步往外走。

    直到走出客栈一段距离,沈清欢才发现师父所说的“事情有变”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原本萧条的小镇街道上现在多了许多面黄肌瘦、衣?#31036;?#35099;的难民,他们的?#25104;?#20805;满着绝望和麻?#23613;?br />
    路边有个因饥饿而哇哇大哭的婴儿,有善心的镇民送了碗?#23383;?#32473;那位怀抱婴儿的妇人,妇人千恩万谢地接过,小心翼翼地喂给怀中的婴儿。

    沈清欢收回自己的目光,跟紧师父。

    没吃过猪肉?#37096;垂?#29482;?#21591;罰?#36807;去看的那些战争灾难片给了她很多?#20889;ィ?#20081;世人不如狗,在乱世来临之际,人性中的阴暗面往往赤luoluo、毫无遮拦地暴露在阳光下,是对人性最直接的审?#23567;?br />
    他们师徒往镇外走时,更多的难民陆陆续续地从镇外进来。

    眼看镇门口就要到的时候,云中子突?#21796;?#27493;一顿,沈清欢不明所以,就见云中子没有开口说话,只是脚根一转,换了个方向。

    什么情况?

    沈清欢懵头懵脑地继续跟上,心里有点儿犯?#27490;荊?#19981;知师父唱的是哪一出。

    很快,沈清欢就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了—— 她师父竟然去买了头驴!

    钱货两讫后,云中子瞄了瞄徒弟的小短腿,语气?#25376;?#22320;说了句,“脚力太差。”

    被人嫌弃的沈清欢:?#21834;?#25105;要不是打不过你,我就跟你拚了!

    于是云中子牵着驴,驴上坐着沈清欢,师徒两个慢慢悠悠地走出了小镇,渐渐消失在官道上。

    黄叶落尽,细雪飘飞,转眼之间,由秋?#28860;?#19975;物凋零,景物萧瑟。

    益州城城高墙厚,兵强马?#24120;?#22914;今益州都?#25509;当?#33258;立,辖下的州府倒也治理得?#20445;?#22312;这乱?#20048;?#20013;殊为难得,这是云中子师徒一路走来少有的没有城外看到难民聚集的城池。

    云中子牵着驴缓步入城,驴?#25104;?#38500;了穿得厚实的沈清欢还有两个挂筐,筐中是他们师徒一路采挖的药材及随身的包袱。

    这一路行来,卖药材算是他们的一项主要收入来源。

    经过几个月的调养,现在的沈清欢再不是从小山村出来时的那副瘦得如同骷髅架的模样,?#25104;?#26377;了婴儿肥,眉清目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透着几?#33267;?#27668;,让人觉得有点儿可爱。

    进了城,因为天气的原因,街上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找人问个路还是能办到的。

    从路人口中得到药铺的位?#33579;?#24072;徒两个便直奔目的地而去。

    卖掉筐中的药?#27169;?#24072;徒两个转而去找之前打听到的?#33258;?#35266;。

    这个观名很大众,沈清欢表示自己在许多电视剧里都有看过。

    ?#33258;?#35266;在益州城里的一座山上,香火鼎盛,云中子打算带着徒弟到观中?#19994;ィ?#22909;渡过接下来的严冬。他不打算顶风?#25226;?#39046;着徒弟?#19979;罰?#23567;?#25293;?#32426;毕竟还是太小了,禁不住太多的颠簸。

    ?#33258;?#35266;的山门下有几十级石阶,看上去颇有几分气势。

    沈清欢从驴?#25104;?#19979;来,老老实实地从第一个台阶开始往上爬。

    师徒两个走到山门时,先各自整了整衣筛,这才慢慢朝里走去。

    道观香火鼎盛,观中建筑也颇为讲究,占地颇大。

    此时的时间已是午时,饥肠辘辘的师?#25509;?#20102;些观中的斋饭,然后云中子拿银钱打点了观中掌事的道士,分到了一处小小的院子。

    那确实是一处小小的院子,不但小,而且偏僻,但对云中子师徒来说倒是无所?#21073;?#20182;们不需要太好的院落,只要单独清净,偏僻完全不是问题。

    这个偏僻的小院可能有段日子没人住,?#21644;?#23627;内积了不少灰。

    ?#33258;?#35266;的小道士把他们领到这里就直接离开了,来的路上已经将相应的生活所需之处一一告诉他们,所以小道士一离开,沈清观放下行李挽起袖子就开始收?#21834;?br />
    云中子除了将毛驴?#25104;?#30340;筐子提到小院,完全没有要动手的意愿,拿着拂尘站在院中闭目养神。

    小院很小,只有一间屋子,还有一个小厨房,里面有一些柴禾,除了灶台等必备东西占用的空间外,剩余的空间也?#36824;?#19968;个人操作活动。

    灶台边有一口跟灶台齐高的陶?#31069;?#37324;面有半缸不知放了多久的水,正好可?#38405;?#26469;打扫卫生。

    沈清欢从屋里找到条帚和一个?#20061;瑁?#20808;给地上洒了水,然后开始打扫擦拭。

    从始至终,云中子都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似乎已经入定,但是等沈清欢里里外外收拾干净出了一身汗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

    “妳歇会儿,?#39029;?#21435;一趟。”说完,云中子便迈步离开了小院。

    沈清欢直接坐在屋子的门坎上歇息,双手撑膝?#36763;?#20570;花朵状,身上因干活而出的?#25346;?#28176;渐干去,她的呼吸也渐渐?#25351;?#20102;正常。

    也不知道师父去干什么了?

    很多时候沈清欢都觉得自己师父神神秘秘的,果然不亏是混神棍这一行的。

    她百无聊赖地坐在门坎上当留守儿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们师徒就要在这处小院子里渡过,这大概就是名副其实地?#24452;?#21543;。

    这些日子师父用心帮她调理身体,她不但长胖了,个头也有了不少长进,这让她很是开心,预示她正朝着摆脱五头身的阳光大道大步前进。

    海拔太低什么的,很伤自尊的啊。

    就在沈清欢放?#20260;?#24819;胡思乱想的时候,云中子提着一副挑水担回来了。

    那副扁担水桶很明显是?#33258;?#35266;里的小道士用的,估计就跟少林寺武僧从小挑水上山有着异曲同工之效吧。

    沈清欢天马行空地想着,然后猛地像想到什么一样,眼睛瞪圆了。

    不会吧?

    “去挑水。”

    噩梦成真!这副挑担果然是给她准备的,这是要让她效法蚂?#20064;?#23478;一样慢慢将小厨房里的那个水缸挑满水啊。

    师父,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好吧,大约自己的师父是没什么良心。

    抿抿唇,沈清欢认命了。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为了幸福美好的生活,她要努力。

    循?#27572;?#20013;小道士讲述过的方位,沈清欢很轻易便找到了离小院最近的那口汲水井。

    井边种着两棵树,树呈合抱之势,那口井就彷佛被两株大树抱起来似的。

    井台上架有辘轳,看样子平时使用频率不低。

    沈清欢将提水桶扔到井中,放下井绳,摇晃着井绳打上水,然后慢慢用力往上摇辘轳。

    两个小?#23601;?#24456;快装满水,沈清欢吸了口气,将扁担?#24178;?#32937;。

    这几个月她的身体得到?#35828;?#20859;,同时也一直在练功,因而一担水的?#33267;?#23545;她来说并不是什么无法承受的负担,水桶很平衡,并没有什么摇晃。

    个子小小,?#25104;?#24102;着婴儿肥,模样看起来清秀可爱的小道童稳稳地挑着一担水,步伐平衡地走过,负?#32456;?#22312;回廊下沉吟的少年无意中瞥到这一幕,眼中不由露出几?#20013;?#21619;。

    但也只是一时觉得稀奇罢了,并没有什么别的举动。

    少年一身锦绣罗衣,衣色石青,衣饰低调中透着奢华,英英玉立,丰神俊逸,乃是一个难得一见的?#28389;?#23376;。唯一?#19978;?#30340;就是少年周身气?#19990;?#21331;,给人一种无法亲近的感觉。

    少年原是暂居观中的香?#20572;?#36225;着天黑之?#20843;?#19979;人踪寥寥出来走走,没想到会看到一个可爱的短腿豆丁挑水。

    有意思!

    他一时也没想往别处走动,继续待在原处。

    没过多?#33579;?#25361;着空桶的沈清欢又从回廊前经过,少年的脚步不自觉地便跟了上去。

    刚开始,沈清欢并没察觉到什么,她整个人都?#20004;?#22312;挑满水缸就可以休息这件事?#23567;?br />
    但是时间一长,有一个人如?#20843;?#24418;地跟着她,反应再迟钝也觉出?#27426;?#20102;。

    沈清欢停步回身,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俊美无俦的少年郎。

    颜即正义!

    这么一个谪仙人一般的少年郎,让沈清欢有种看到春天的感觉。

    “小不点,你不累吗?#20426;?br />
    ?#19978;?#30007;神一开口,好感便直接往下掉。

    什么叫小不点?想?#32972;?#22986;也是气场两米八的女汉子啊!

    好汉不提当年勇,低头看看自己现在这副五短身?#27169;?#27784;清欢这颗皮球一下就漏气了。算了,人家现在叫她小不点也没什么毛病,她可不就是个小不点吗?

    沈清欢给对方一个面无表情?#24120;?#32487;续自己的挑水大业。

    师父,您来回顶多三趟,水缸就满了,好嘛,非得这样没下限地折腾我,有意思吗?你就不怕这样会?#26790;?#20010;子长不高吗?

    小不点沈清欢在心里默默地吐槽,满屏的弹幕。

    “小不点,你是观里的道士吗?#20426;?#38886;孤云继续兴致勃勃地跟着她身边问。

    沈清欢不想搭理他,虽然颜即正义,但是男神周身的阴怨凶煞之气太浓,简直是神鬼辟易啊,天生自带隔离带。

    太凶残了!小生怕怕哟。

    “小不点……”

    在沈清欢满耳充斥着“小不点”的魔音穿脑中,韦孤云跟着她走到了他们师徒暂时栖身的小院。

    院?#21448;醒耄?#20113;中子正坐在蒲团上打坐,沈清欢觉得这其实就是变相地对她进行监督。

    唉!

    韦孤云忍不住打量了一下那个闭?#30475;?#22352;的老道,他不太喜欢老道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场,感觉有点本能的讨厌。他并没有去跟老道打招呼的意愿,他?#34892;?#36259;的只有小不点一个而已。

    那个老道士似乎也不太想搭理他,他能感觉到对方其实在自己到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但对方却摆出一副无动于衷的态?#21462;?br />
    哼,摆什么高深莫测的款儿,他不吃这?#20303;?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福彩3D303期预测开奖号码 火爆四肖中特在哪里找 时时彩前三跨度规则 老11选5快乐彩 官方通比牛牛豪华版 2元彩票网3d谜语 nba得分榜 广西11选5开奖记录 20选5玩法介绍 混合过关中奖率高 2元彩票券 支付宝买彩票风险 河南高频快赢481任三投注技巧 三合中特是什么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