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石秀就怕上司变老公 第一章

就怕上司变老公 第一章

作者:石秀书名:就怕上司变老公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一年前。

    陈依蓝坐在办公室属于自己的小小的天地里,感觉自己特别地倒霉。本来从学校毕业,元气满满地过三关?#35835;?#23558;进入这家台湾数一数二的建筑公司混了个小助理的闲职。可没想到椅子还没坐热,就遇上公司高层人事调动,好死不死地,她竟然被分派到江皓天所在的部门,成了他的秘书!

    江皓天是公司里面出了名不讲人情的大魔王,她在休息?#20381;?#21548;人说过,以前在他手下做事的人,因为一点点失误被骂跑骂哭是常事,听到那消息的时候她还不以为意,可眼下这事竟然落到她头上,说她不紧张是假的。

    隔?#24597;?#22320;窗看着那个正神情冰冷专注工作的男人,陈依蓝心里有些不踏实。

    江皓天,现年三十岁,名校毕业,现任公司建筑设计部部长,是公司成立至今最年轻的高层精英。公司内他的资料不多,但拿出来的?#23548;?#21313;分惊人,足以表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陈依蓝看着那张冷峻的侧?#24120;?#33509;有所思地点点头,虽说是大魔王,其实也蛮帅的,她自己不算非常聪明,但算是一个很努力的人,只要她拿出念书时候那份拼劲,应该不至于让他炒掉。

    就在她自?#24597;?#28385;地握拳给自己打气时,猛瞥见那大魔王冷冷的眼神扫过来,她吓得脖子一缩,躲到计算机前,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叩叩……”突然传来声响,陈依蓝猛地看到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在她桌面,猛抬头,便看到江皓天西装革履,侧过身站在她桌子前,也不看她,只?#21069;?#19968;迭厚厚的数据放下,随即冷硬的声音道:“这些报表各影印二十份。”

    “哦,好。”陈依蓝忙点头。

    “下班之前交给我。”江皓天说完,颀长的身影离开。

    陈依蓝看看手表,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了,她翻了个白眼,手忙?#24597;?#22320;抱起文件去影印。

    终于在下班前把资料影印完,交给江皓天后,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总算把任务给完成了。

    江皓天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他办公室了。

    陈依蓝回到自己办公的位置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桌面上的手机响起,她看到?#21069;职?#25171;来的电话,她脸上浮起笑,很快便接通了手机。

    “小痹,什么时候到家??#32844;?#20170;晚做妳最爱吃的青?#25918;?#32905;,还?#20889;?#29190;肥肠,现在在煎黄金排骨,等妳回来开饭。”陈父的电话里传来炸排骨嗞嗞的声响,很诱人。

    “我马上回去,你们要?#20219;遙?#19981;许先吃哦!”陈依蓝加快收拾桌面的速度,严肃道。

    “呵呵,当然,小痹没回来,谁敢先开动,哈哈哈……”电话那头,传来陈父爽朗的大笑声。

    虽说陈家有一儿一女,但陈父是个宠女狂魔,第二胎的儿子还是因为怕女儿一个人孤单才要的,生出来?#30475;?#26159;想给女儿当玩具玩。

    “?#32844;?#26368;好了。”陈依?#35835;?#30528;包走出办公室。

    江皓天走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恰好空气中飘来这一句,不过这新秘书工作效率还算可以,起码没有他原来料想的那样要?#24433;?#23436;成。

    车子开出公司地下停车场没多久,他透过前窗玻璃偶然看到正在等公交车的新秘书,那张清纯的脸再次出现在他视线范围,从来目光不会停留在女人身上超过三秒钟的他一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如往常一般,江皓天准时到家,停好车走进家门,玄关处换了鞋,他踱进客厅,冷冷清清的?#20381;錚?#26202;饭很准时。

    饭桌上,江父一贯的严肃,不发一言吃着饭。江皓天性格像他爸,为人冷漠,?#36824;?#35328;笑,也?#21069;?#38745;吃着饭。

    江母也是一个女强人,管理一家大?#31361;?#22918;品企业,只是看着她唯一的儿子,她有点沉不住气。别人生儿子她也生儿子,她的儿子从小帅到大,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她本以为儿子念书留学,毕?#20498;?#20316;,娶妻生子,按步就班,一切都非常顺利。

    可万没想到的是,她这儿子一钻进工作里面,就什么都?#36824;?#20102;,这么多年,别说是老?#29275;?#22899;朋友都没一个,她都怀疑他是不是不近女色。

    这?#20174;?#31168;的儿子,如果不赶紧娶老?#27966;?#23401;子,把他们家优良的基因传下去,她都无法向远在国外一直在催婚的公公婆婆交代了!

    “皓天,吃完饭先别回房,妈有事要和你商量。”她用严肃认真的口吻对儿子说道。

    江皓天自然知道他妈要和他商量什么,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口吻说了个好字。

    晚饭过后,江皓天跟随江母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他仍不忘打开平板计算机思?#21450;?#22825;工作遇到的难题。

    江母把他的平板计算机夺过来放到一边,看着儿子,责备的口吻道:“皓天,你不要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工作上好吗?妈还是希望你考?#24378;?#34385;自己的终身大事,毕竟你年纪也不小了。”

    因为早就料想到他妈是要和自己提这个,江皓天不以为意,淡漠地点点头,“我说了,妳安排就好。”

    “可是你总得去见人家,彼此沟通一下,看性格是不是合适,才能把婚事定下来对不对?妈不可能随便就绑一个人回来和你结婚啊!”江母看着儿子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我最近有个很重要的案子,真的抽不开身。”江皓天沉吟片刻,?#30001;?#21457;上站起身来迅速地伸手抄起自己的平板计算机,“妈,先不说了,我要回房做事。”

    “皓天,你怎么就这么不听劝?”江母继续唠叨,她真的拿她这儿子没辙了。

    江皓天没有回头,迅速地上楼回房,他真的没有时间去相亲,但如果父母给他物色到适合的女人,他不介意和她结婚。前提是,所有的人以后不要再为他的婚姻大事打?#20102;?#30340;工作。

    与此同时,另一头,陈依蓝终于挤完公交车到家,一进家门,大狗小白就扑过来,伸出舌头舔她的?#24120;?#22905;一边笑着推开,一边换上?#38386;?br />
    进了屋,收养的流浪橘猫?#30001;?#21457;上跳下来,在她腿边蹭来蹭去,她抱起牠摸一摸。

    陈母一脸嫌弃地拔高声音道:“一进家门就玩猫玩狗的,快,洗手开始吃饭!”

    ?#29240;?#36947;了。”陈依蓝把猫放下,走进厨房,看着?#32844;?#36824;在忙碌的身影,她凑了上去闻了?#29275;?#19968;脸陶醉的样子,“爸,你做了什么菜,好香。”

    “最后炸一条糖?#23376;悖?#39532;上可以开饭了。”陈?#24863;?#35828;着,望向他最宝贝的女儿,“小痹,去把妳爷爷奶奶叫来,马上可以吃饭了。”

    “好!”陈依蓝洗一下手就往屋后跑,这个时候,爷爷奶奶一定在后院打理他们的花花草草。

    “爷爷奶奶,?#19968;?#26469;了。”她一下子跳到两个老人面前,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爷爷笑呵呵地看一眼孙女,便继续?#20132;ā?br />
    奶奶笑着道:“都出来工作了,还像小时候一样调皮,妳弟弟?#23478;?#27604;妳?#20889;筧说?#26679;子。”

    “才怪!奶奶妳都不知道他今天早上有多?#23383;桑?#22312;大门口吓我一跳,?#19968;?#27809;回过神来他就跑了,等一下回来我非揍他一顿不可!”陈依蓝跟奶奶忿忿不平地控诉。

    “奶奶,妳少听我姊恶人先告状,明明是她想躲在花丛后面准备吓我,被我发现了,?#19994;?#28982;要先发制人,结果她说我吓她。”陈晨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倚在门边,一脸高冷地看着他的白?#30495;?#22986;,说出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场被拆穿,陈依蓝咬咬粉唇,杏眼瞪一眼弟弟,“哼,恶人先告状的人是你!”

    “我不想和妳废话。”陈晨也是个不好惹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陈奶奶看一眼这对冤家,哭笑不得,这两姊弟都是嘴上不饶?#35828;模?#21487;是私下感情好得很,这也是老人家最欣慰的事情。

    等一家人入席,饭桌上满是热气腾腾的饭菜,大家有说有笑,特别地开心。

    陈依蓝席间说起她的顶头上司,表情很丧气。

    陈父把排骨挟到女儿碗里,笑呵呵地鼓励她道:“好?#29627;?#25105;女儿这么讨人?#19981;叮?#20877;?#35013;?#24052;的上司?#19981;?#24930;慢欣?#20572;?#35748;可的。”

    “我觉得很难,你们说?#20197;?#20040;这么倒霉?人家说他是公司里面的大魔王,会骂哭人。”陈依蓝诉完苦,还不忘生无可恋地咬一口排骨。

    陈母一看女儿那副样子就笑了,“妳啊,要是工作尽职尽责,就不用担心上司责罚,好好加油就是了。”她对子女一向有信心,再怎么说她这个女儿念书的时候也是?#36153;?#20860;优的学生,不然也不会一毕业就被实力雄厚的大公司?#21152;謾?br />
    爷爷喝?#35828;?#37202;,脸上红通通地,一脸宠溺地看着孙女,“小痹别怕,他要敢把妳骂哭,爷爷就去收拾他!”

    “爷爷,你这么宠姊姊可不?#26657;?#22905;都无法无天了!”陈晨在一旁吃着糖?#23376;悖?#20813;不了提醒一句。

    陈依蓝瞪一眼她的弟弟,继而对爷爷一笑,“爷爷最好了,我要是被欺负了,爷爷一定要给我报仇。”

    “又不是血海深仇,报什么仇?”陈晨没好气地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快吃饭,一天到晚斗嘴不累吗?快吃饭,别闹了!”奶奶一看这姊弟俩又开?#21450;?#22068;,往他们碗里挟他?#21069;?#21507;的菜,阻止他们继续闹。

    静谧的夜,一家人在热闹的氛围里,边交谈边用?#20572;?#26159;一天中最轻松快乐的时光。

    一早回到公司,江皓天发现秘书的位置上没人,他不悦地皱皱眉头,以为他的秘书?#20154;?#36824;要晚到,却瞥见桌上摆着透明的便当?#26657;?#37324;面摆着精致的饭?#29275;?#30475;来,人是到了,只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时,他发现她桌面上摆着一盆黄金葛,已经爬藤了,还有几盆不知名的小花,他只扫一眼便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

    没多久,办公室门口传来敲?#27966;?#20182;抬头,便看到他的秘书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了进来。

    一杯咖啡轻轻地放置在桌面一角,陈依蓝礼貌地一笑,“部长,这是我?#24352;?#22909;的咖啡,我听说你咖啡不爱加糖,所以我就没加,请慢用。”

    ?#29677;擰!?#27743;皓天冷淡地应了一声,继续专注自己的工作。

    陈依蓝下意识地看一眼她的顶头上司,深邃的五官,?#21152;?#20919;峻,她还没见过眼睛这么好看的男人,不由得看呆了。

    ?#33324;?#30528;干什么,还不回去做事?”江皓天冷冷的声音传来。

    “哦,好。”陈依蓝?#20174;?#36807;来,立刻转身,但瞬间她的脸就红了,盯着一个男人来看,还被他发现了,哪里还有比这更糗的事情了?她不自觉加快?#26898;?#31163;开他办公室。

    江皓天看咖啡的温度应该可以了,端起来轻尝一口,味道很香浓,口感很好,看来是用上好的咖啡?#40723;?#20986;来的,他总算从别人给他泡的咖啡里尝到了独特的味道,视线便下意识地透过落地玻璃窗望向那抹身影。

    她回到办公位置把便当盒放好,已经开始工作,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做事很认真的女生。当初他从秘书人选里面挑出她来,就是因为她的履历表做得很用心,他想着与其用一个聪明人,倒不如用一个用心的人,毕竟他身边爱耍小聪明的人太多,他偏是最讨厌那种不务实的人。

    ?#24944;觶?#20182;这新秘书才刚毕业,年轻、有活力,可塑性强,可以一点点把她塑造成他希望的那个样子。

    只是……他皱皱眉,只是他没想到,履历表上那么一张清纯脸的女生,身材真的与她的脸有点不协调,她身材高挑,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的样子,胸围目测是三十四C,一向对女人没研究的他,难得这样认真地打量一个女人。

    待他意识到自己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的时间已经够长,他回过神来,感觉有点匪夷所思。

    午饭时间,江皓天从办公桌前起身准备去员工餐厅,不经意的一?#24120;?#35265;陈依蓝正坐在室外的长椅上,膝盖上放着便当?#26657;?#27491;一口一口吃着饭?#29275;?#32963;口很好的样子。

    看她白皙修长的指尖拿起那块挟了肉块的饭团往嘴里?#20572;?#27743;皓天感觉自己好久没有的食欲都被她勾出来了,于是加快脚步准备赶往员工餐厅。

    听到脚步声的陈依蓝回过头来,她手中的饭团也一半送到嘴里了,看到是江皓天,她瞪大双眼,一时之间吃不是,不吃也不是。

    “便当不错。”江皓天说完,便大步地离开了。

    陈依蓝看着江皓天的背影离开,有点意外,她把饭团送到嘴里,视线回到那盒便当上面。她发现,她的新上司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嘛!还说她便当不错,那可是她前一天晚上精心为自己准备的,嚼着美味可口的饭?#29275;?#22905;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来。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