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风光回春总监 第十章

回春总监 第十章

作者:风光书名:回春总监类别:言情小说
    和陆槐南开完会,骆晋绅特地离开公司跑了许多地方,让自己忙得没有时间胡思乱想,直到晚上十点才驱车回公司。

    一闲下来,那抹由清纯变艳丽的倩影又立刻浮上心头。

    回想起她说的话,那种震撼力仍令他的心悸动不已。她提到了蓝欣,是否代表她会改变成那副模样,是为了他而模仿蓝欣?

    他不太敢相信,可是事实又好像不由得他不信。

    她不是?#19981;?#38470;槐南吗?何必又来讨好他?

    他承认她变得很令?#21496;?#33395;、性感又具吸引力,可是不只他,所有人都看到了。如果她单单只为了他而改变,为什么又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为什么偏要挑和陆槐南开会的日子?

    或许,她对他也有一定的好感吧?

    他很清楚安丝柳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类型,搞不好她心中也正为了自己究竟爱哪个男人而困惑。但是,他对感情是有洁癖的,即使心里再钟情于她,不能得到她全部的心,他宁可不要。

    所以他伤了她……是无心也是刻意,他不想让她难过,却又不甘心自己因她而?#32431;唷?br />
    可是她看起来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是照常的工作、一样的笑,他的话应该没太大影响吧?

    真的一点影响也没?#26032;穡?#20294;为什么她那时的笑,让他的心好难过?

    车子驶入公司,骆晋绅停止自己的胡思乱想,定了定心神后坐着电梯到总监室的楼层,意外看到里头灯还开着,他心里打了个突。

    里头的人……是她吧?他似乎不小心交给她太多工作了,依她的个性一定会赌气,不管做到多晚都要做完。

    骆晋绅心里兴起一种对自我的厌恶,一向冷静的他一遇到她,所有的判断力全乱套了。

    推门而入,果?#35805;?#19997;柳还在里面埋头苦干,她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他一眼。

    “等一下!”丢?#20081;?#21477;话,她随即低下头继续飞快地打字,彷佛他不存在。

    “你还不下班吗?”骆晋绅忍不住开口。

    安丝柳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打字的力?#20048;?#20102;几分,一时间,寂静的空间里只有键盘的声音。过了几?#31181;櫻?#22905;终于停了手,把打好的东西打印出来。

    走到印表机旁,她拿起文件钉好,再连同桌上一大叠的文件,得意扬扬地秀给他看。

    “伟大的骆总监,你交代的工作全做好了。我很厉害的,可不是你说的花瓶!”

    她望着他的眼带着挑衅。以前她不打扮,老爸嫌她邋遢;现在她打扮了,他又说她花瓶,做人未免太难了吧?

    骆晋绅接过文件,注意到她眼底的疲惫,那种自责的感觉更强烈了。

    可是他不知该怎么说,也没有和人解释的习惯。将文件放回自己办公室,他出来拿出车钥匙,关上她的电脑。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安丝柳本想拒绝,但他的大掌无预警牵住她的小手,让她所有想出口的话一时间全梗在喉头。

    她其实不想和他?#26469;?#30340;,他的批评还深深烙在她的心中,无论她怎么笑,就是?#21448;?#19981;去。

    可是被他这么一牵,她又只能呆呆地跟着他走,即使在心里千遍万遍骂自己没用,却管不住自己的脚步。

    上了车后,骆晋绅熟门熟路地开往她家,一路上异样的沉默笼罩着车厢,没有人说话。

    直到她家巷口到了,骆晋绅停下车,但安丝柳并没有直接下车,反而吸了口气,如往常般拍了拍他的肩道:“?#26775;?#20320;真的很讨厌我打扮成这样吗?”

    骆晋绅没有回应,只是深深的凝视她,代表默认。

    她的心绞了一下,不过脸上还是笑着,彷佛不甚在乎地耸?#22987;紜?br />
    “你知道吗?要穿上这身?#36335;?#20063;是要有很大勇气的,我贴了好多胶带,在镜子前摆了一堆?#32824;疲?#25165;确定它不会走光,等一下回家大概光?#33322;?#24102;就痛死了。脚上这双高跟鞋,更是练习了好久,我才有办法穿着它不跌倒……”

    她每说一句话,他心里就更沉一分,也更疼一分,而她的笑容太刻意,刻意地几乎让他屏息。

    “脸上的妆,?#24050;?#30528;?#21448;?#21270;了又擦,擦了又化,脸疼得都快脱皮了,最后只好到?#20521;?#20844;司请专柜小姐帮我;还有头发,它已经跟了我二十?#25913;?#20102;,虽然我一直想摆脱它,但剪掉的那一刹那,?#19968;?#26159;像个笨蛋一样哭了,等一下我爸看到我,说不定会气到打断我的腿。嘿嘿嘿,听起来真的很?#33510;浮?br />
    骆晋绅很想叫她别再说了,可是沉重的心情令他无言以对。她的字字句句,好像都在控诉他的无情。

    “可是你不?#19981;?#21834;……”安丝柳还是笑着,眼中却不经意出现了泪水,“那你当初何必在我面前赞美蓝欣呢?早知道我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做了这么多,最后却成了我用热脸贴你的冷屁|股,我真的太一厢情愿了吧……”

    在她的笑颜上,终于添上了两道水痕,那么残酷又直接的揭破了她的伪?#21834;?#20160;么乐观、什么无所谓,那都是假的,她是真的受了伤。

    那泪像烫过了骆晋绅的每一条神经,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抚上她的?#24120;?#22312;厚重的脂粉上抹去那炙手的湿润。他又掇起她一?#24863;?#21457;,轻捻着由长变短的发尾,心里不断疼痛着,这都是为了他,而他却伤了她。

    骆晋绅深深叹了口气,“蓝欣和你,根本是不同的类型,适合她的,不一定适合你。”

    “我现在知道了。?#34987;?#34382;不成反类犬,大概就是在说她这?#30452;?#34507;吧?

    安丝柳粗鲁地抹去脸上的泪痕,她没有要哭的,谁知眼泪居然不受控制的落下来,真是笨死了,他一定不?#19981;?#36825;样的她吧!

    “安、丝、柳!你给我下车!”

    此时,车外突然传来一声吼叫,把车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安丝柳几乎是本能的跳起来,幸好安全带还没解,否则只?#20081;?#22836;撞上车顶。

    她急急忙忙开门下车。“爸?你怎么在这里?”

    “你?#21051;?#37117;让个男人载到巷口,以为我不知道?”今天她比平常晚了二十?#31181;?#36824;没进家门,他在家里坐不住了,出门找人,果然这?#20037;刻?#36733;她回家的高级轿车,就在巷口让他逮个正着。

    安传雄没把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反而站在驾驶座外拍骆晋绅的车窗,“?#21051;旒影?#24324;到这么晚才回家,就是为了这个男人?”

    “爸,他只是我上司。”安丝柳急着帮他说话,又把头伸进车里对骆晋绅道:“你先走吧,我再跟我爸解释。”

    骆晋绅眉头一皱,没有离去,反而下车,?#23433;?#29238;,我确实是她的上司,因为?#24433;?#21040;很晚,我才会送她回来。”

    “送她回家只送到巷口,分明是作贼心虚!”安传雄严肃地瞪着眼前的男人,外表看来正派,做事却是鬼鬼祟祟的。“只是她上司的话,你为什么还摸她的?#24120;?#20197;为我没看到吗?”

    “我……”骆晋绅无法解释。那是情生意动,亦是心生怜惜,但这种?#29992;?#30340;情愫要怎?#26149;?#22905;父亲解?#20572;?br />
    安丝柳却急了,她知道自己老爸对女儿有莫名的独?#21152;?#23601;怕火气一上来,老爸搞不?#27809;?#20250;动粗。“爸,他只是帮我拍掉?#39029;?#21862;!”

    安传雄终于正眼看向女儿,但当他看到她的新造型时,眼珠差点没掉出来,一把怒火也熊熊升起。“你穿这什么?#36335;?#36824;有,你把头发剪了”

    安丝柳还来不及反应,安传雄已绕到她身边,拽着她的胳膊,粗鲁地将人拉到眼前想看个清楚。

    “你脸上五颜六色的又是什么?简直不三不?#27169;?#19978;班不好好上,穿得像个风尘女郎;我?#24515;?#19981;准剪头发,你居然剪成这个狗啃的样子?连个淑女都做不好,你还能做什么……”

    看不下去安传雄那么粗?#24120;?#39558;晋绅本能地过去将她拉了回来。?#23433;?#29238;,有话好好说,不需要动手。”

    “我教训女儿,干你屁事?”安传雄气得又把女儿拉回去。

    中午被骆晋绅批评,现在?#30452;?#29238;亲数落,还夹在两人中间被拉来拉去,安丝柳终于受不了了,她火大地朝父亲吼道:“不要再拉了!你以为我不会痛吗?头发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剪成自己?#19981;?#30340;造型?你老是爱管东管西,穿什么你也管,连我剪头发你都要管!”

    “我是你老子,为什么不能管你?”安传雄被她的忤逆气疯了。“还有你这什么妆?什么?#36335;空?#26679;子成何体?#24120;俊?br />
    “我是你女儿,不是你手下的兵!都什么年代了,我连自己的外型都不能有一点自主权吗?”

    安丝柳豁出去了,她真是被父亲的高压统?#20266;?#21040;了极限。“我个性就是粗?#24120;?#23601;是做不成一个淑女,你硬逼我也没有用。我?#19981;?#25668;影,你却要我坐办公室,我讨厌穿裙子,你却逼我天天穿,我处处迎合你,假扮你想要的样子,但那不是真正的我!我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有做自己的自由?”

    这番话不只打击到安传雄,同样重重地呐喊进骆晋绅的心里。

    她为了他刻意打扮,想迎合他却反被他嫌弃。在他不满她父亲管教太严的同时,他自己不?#37096;?#36131;了她?

    无论她想讨好谁,最后?#24760;?#24471;一个两面不是?#35828;南鲁。?#26080;怪乎她会这么难过,他不也是自以为是想?#29942;?#22905;的凶?#31181;?#19968;?

    安传雄被女儿一吼,顿时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他真的管太多了吗?他不过是依照亡妻的希望,要教出一个淑女啊?但女儿一天天长大,开始有自己的主见,他的权威好像变成了枷锁,套得她透不过气……

    他慢慢意识到昔日捧在手上的雏鸟儿,终有一天要展翅飞走的。

    赌气的安丝柳又坐回车上,气闷地对骆晋绅道:“载我离开。”

    安传雄因为女儿的行为,根深蒂固的将军个性又拿了出来。

    “你走?#21496;?#21035;再给我回来!否则我看见你一次就揍一次!”?#19979;?#21018;硬的脸上透出凶狠,但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正深深地害怕着,连女儿也要离他而去。

    安丝柳倔强地坐在车里就是不出来,骆晋绅看了看她,再?#32431;?#27668;愤难当的安传雄,最后才心一横,上了车载着她扬长而去。

    一天里受到了这么多打击,安丝柳显得意志消沉,她来到骆晋绅的家里,也是无精打采,默默的呆坐在沙发上。

    他拿了套自己的休闲服,还有一条毛巾到她面前。“洗个澡,你会舒服点。”

    她接过东西进到浴室里,从镜中的倒影,才发现自己的模样看起来真够惨烈—

    精心化的妆全糊了,眼线在颊上拖成长长的黑线,口红没了,头发乱了,五颜六色的脸像个调色盘,连自己都觉得恐怖。

    狠狠地洗了一个小时,她才从浴室里走出来,此时她脂粉未施,脸被热气蒸得红?#20284;耍?#20182;的运动服在她身上有些过大,却比那套紧身的连身短裙舒服多了。

    回到了客厅,桌上一碗?#24525;?#33150;的泡面已经等着她,饿坏?#35828;?#23433;丝柳也毫不客气地据案大嚼,连最后一口?#34013;己?#24471;精光,精神似乎才恢复了一点。

    “你和你父亲闹得这么僵,接下来怎么办?”一直静静地看着她吃的骆晋绅开口道。

    “不知道。”她耸了?#22987;紓?#20320;?#37096;?#21040;了,我爸那个老古董根本无法?#20302;ǎ?#25105;总不能一直当个盲目的乖小孩吧??#32423;纯?#19968;下,看他会不会开窍。”

    “他毕竟是关心你。”骆晋绅摇摇头,他的?#25913;?#24050;经过世,树欲静而风不止,所以他认为她应该好好和父亲相处。“你不该让他生那么大的气,而且他误会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也该尽快向他解释。”

    他的话触动了安丝柳先?#21543;?#26410;愈合的?#19997;冢?#22905;哀怨地望向他,“你就这么怕和?#39029;?#19978;关系吗?”

    “不,我只是不?#19981;?#35823;会。”

    他简单的一句话,却包含了许多的意思,安丝柳又不是笨蛋,怎么会听不出来?

    “你不?#19981;?#35823;会,我也不?#19981;叮?#37027;就让我们来解开误会。”她坦率的眼光望向他,“方才在车上,你为什么摸了我的?#24120;?#25105;以为你差一点要吻我了,这是误会吗?”

    骆晋绅无法反驳,因为一时的气氛,他确实差点把持不住。

    见他久久没有回应,安丝柳又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改变造型吗?”

    骆晋绅依旧没有回答,他知道,很清楚的知道,然而这并不能抹去他对她的疑虑。

    他的沉默,却让安丝柳越来越不耐于他的逃避。

    “我对我爸说,我不?#19981;?#22352;办公室的工作,那是真的。可是?#19968;?#26159;天天?#24433;啵?#22240;为我知道冰?#33499;?#20844;主的企划案?#38405;?#24456;重要,我希望你成功。”他快乐,她就快乐,这不就是?#19981;?#19968;个人最单纯的表现吗?“我旁敲侧击你?#19981;?#30340;样子,笨笨的去模仿蓝欣,结果不仅你不?#19981;叮?#25105;也挨了老爸一顿骂。做了这么多吃力不讨好的事,我的心意很简单,就是我?#19981;赌悖?#39558;晋绅。”

    如此率直的表达,让骆晋绅避无可避。他听到她的告白,理应狂喜不已、感动的抱住她普天同庆才是,但为什么他会觉得心里那么的空虚、那么的茫然呢?

    一种莫名的?#30475;?#21387;力闷得他想嚎叫,可是冷静的天性只能让他冷冰冰地对着她问:“你?#19981;?#25105;?”

    “很明显不是吗?否则我干么那么辛苦?”?#20081;?#33267;此,她早就撑不住笑容,即使试图扬起嘴?#29301;?#38706;出的也只是苦涩。

    “我一直以为,你?#19981;?#30340;是陆槐南。”他说出心中最大的疑虑。

    “陆槐南?#21051;?#21834;!这是个天大的误会。”她终于知道自己被打枪的原因了。“?#39029;?#35748;自己很?#19981;?#20182;的外貌,但那跟崇拜偶像是一样的,他的身材很好,我一直想要拍几张男?#24605;?#32905;线条的照片,所以才会想接近他、问他愿不?#25954;?#35753;我拍摄,并不是对他有什么?#20449;?#20043;情。”

    “那你又怎么会?#19981;?#25105;?”骆晋绅又问,因为他不知道冷淡如他,有什么值得她倾心。

    “在你面前的我,不需要假扮成淑女,也不在乎让你知道我能一口气吃掉两个便当。你虽然嘴上不说,但会体贴的载我回家,?#20381;?#30001;请?#39029;?#39277;……我会?#19981;?#19978;你,是很正常的吧?”

    就这么简单?骆晋绅深深地望着她,似是想相信又不信。

    “丝柳,你确定你的心中只有我一个人?你忘了你是为谁进公司的?你打扮得那么成熟性感,和骆槐南要召开进度会议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不会在想着我的同时,脑海?#22411;?#26102;闪过陆槐南的影子?”

    安丝柳被他问得?#35835;?#19968;下。她十分确定自己只?#19981;?#39558;晋绅,对于陆槐南她欣赏的只有外型,她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跟他说过。就算她脑海?#20449;级?#20250;想起陆槐南,那也只是一种想拍摄他的渴望,为什么骆晋绅会这么在意?

    然而这一瞬间的犹豫,已足够再让骆晋绅误会。他原就?#23460;?#22905;的心情,现在更无法接受了。

    “我是个感情有洁癖的人,如果不是全部,宁可全都不要。你既然没有百?#31181;?#30334;的真心,不要随便说出?#19981;?#25105;的话。”那只是让他失望而已。“我不想现在答应你,等你发现自己真正?#19981;?#30340;人是陆槐南时才?#26149;?#24724;。”

    被?#23460;?#30340;打击令安丝柳一阵晕眩,身体?#19981;?#20102;一晃,他的说法不只否定了她,也污辱了她。

    “骆晋绅,我是真心的!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水性杨花见一个爱一个吗?”这一次,她真的觉得被他污辱了。

    “不,我只希望你能厘清自己的心。”他表情复杂地望着她。“你是不是只是靠我太近,所以误以为自己?#19981;?#25105;?而陆槐南离你太遥?#35835;耍?#20320;不是不想得到,而是得不到……”

    “我觉得,你只是找借口拒绝我。”她会连自己?#19981;?#35841;都搞不清楚吗?安丝柳被他的想太多气得跺脚,“还是你直接告诉我,你讨厌我,一点都不?#19981;?#25105;,我绝对不?#21862;?#20320;!”

    如果不接受她,狠一点让她死心总行吧?

    然而骆晋绅却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我不讨厌你……”相反地,就是太?#19981;读耍?#25165;无法接受她奉献给他的不是完整的心,更害怕她只是一时迷惘,最后会离他而去。

    “所?#38405;恪?#26159;?#19981;?#25105;的喽?”

    骆晋绅除了沉默,还是只能沉默。

    “我今天才知道你是这么别扭的男人。”虽然他没有说,但言下之意就是他并不是对她完全无意,只是不敢相信她。这样不进不退,不是存心吊人胃口吗?

    “我会证明给你看,我安丝柳绝对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

    没关系,兵来将挡,她安丝柳不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一码中特点验证 ag真人视讯是真的假的 幸运赛车心得 宁夏11选5中奖规则 免费安徽快3预测软件 今天足彩半全场推荐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遗漏号码 双色球周日走势图 准到你怕一肖中特平 13019期七星彩票开奖 辽宁11选5秘籍 快3开奖预测号码是多少 3d试机号分析300期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结果爱彩乐 今天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