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玛奇朵错放好牵手 第十章

错放好牵手 第十章

作者:玛奇朵书名:错放好牵手类别:言情小说
    那天晚上的酒会实录很快在公司里传播开来,尤其是董事长唱歌求老婆原谅的那一段更是经典,不只公司员工几乎人人都看过,就连当天在家休养的栗望国也有幸看到这段剪辑。

    “?#29301;?#30495;是想不到,原来立纲也有这么浪漫的一面。”坐在沙发上慢慢吃着水果,他一边看着电视荧幕的录影片段,一边好笑的偷觑坐在一旁,像是石雕般动也不动的某人。

    严立纲坐在一旁看着公文,对于自己岳父的调侃丝毫不以为意,反倒是栗书禾觉得被自己父亲看到两人搞浪漫的画面,实在是很害羞。

    “好了好了,别看了。”她关掉电视,顺便把那张光碟拿出来。

    “不看就不看!”栗望国说。反正等过几天他那些朋友来聊天泡茶的时候,他再拿出来好好的播一播。

    “对了,既然你们两个和好了,那什么时候要生个孙子给我抱?我可是老了,没办法这样一年年的等。”栗望国半认真半玩笑的问。

    “这个……我不知道,要问他。”结婚以来,栗书禾也很想要一个宝宝,不过丈夫的工作一直很忙,而且之前他们那种状态,也不适合孕育孩子,就算她想生也生不出来。

    毕竟她又不是变形虫,有办法自己无性生殖。

    严立纲把手上最后一份公文看完收好,看了下手表,朝她比了比,“还不出发吗?再不出门,我们去婚礼会迟到。”

    “对喔。”栗书禾这才发现的确已经接近婚礼开始的时间了,她连忙?#37202;?#26469;,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着还有头发,然后拿起绒毛披肩先挂在手上。

    “那我?#20146;?#20102;喔。”朝父亲挥挥手后,她挽着丈夫的手往外走去。

    栗望国看着他们相偕离去的背影,脸上也露出满足的微笑。

    ?#29301;?#30495;希望他们能够赶快生个孙子出来,这样他们这一家,就真的很圆满了。

    萧珍珍的婚礼虽然办在冬天,但显然老天爷对她不错,这天暖暖的冬阳现身,?#38706;紉不?#21319;不少。

    本来萧珍珍打算让栗书禾当伴娘,但栗书禾却拒绝了。

    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早就是已婚妇女,伴娘还是要让示婚女孩来当比较适合。第二个考量则是因为另外一个伴娘是秦桑。

    有严立纲在场,秦桑应该不会像上次发了疯一样的冲上前打她,但她可不敢保证当天秦桑会不会摆臭脸。

    由于秦源朗邀了不少公司的同事来参加婚礼,所以当严立纲夫妇到达的时候,也引来不少认识他们的?#21496;?#21628;。

    “那个就是董事长啊?其实近看不会太恐怖嘛,而且他对老婆好浪漫喔,听说那天在年终酒会上,还唱情歌给董事长夫人听呢。”

    “就是啊,而且听说他们很早就结婚了,都结婚那么多年了感情还那么好,好让人羡慕喔。”

    “本来以为董事长超严肃的,不过在听过他唱歌后,突然感觉董事长好有魅力……”

    一群女人在这个话题上取得共鸣,边走边聊不说,还慢慢走远,似乎是想找个更宽广的场所好让她们可以畅所欲言。

    站在不远处聊天的秦源朗和严立纲,脸色不禁都有点不自然,只不过秦源朗是因忍笑导致脸部表情扭曲,严立纲则是面色不豫,沉着一张脸。

    虽然早就预料会引起一些骚动,但严立纲预估顶多有些好奇的惊叹,可没想到会引来一堆花痴的言论。

    现在的女人?#29301;?#38500;了八卦还有?#38405;?#20154;评头论足外,就没有别的话题可以?#33268;?#20102;吗?

    “董事长,看来近期你在我们公司的人气会很旺。”秦源朗不怕死的调侃着他。

    他们其实是大学同学,认识好几年了,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看到他在女人堆里这么受欢迎。秦源朗有点感慨的想。

    要不是严立纲老摆出一脸一苟言笑的表情,凭他性格的外表、出色的能力,岂会没有?#19968;?#36816;?怪只怪他自己性情不好,所以才几乎没什么花边传出来,自己第一次听到他和一个女?#35828;?#21517;字连在一起,就是他现在的老婆。

    不过那时他们两人已经订婚了,这消息令自己还有认识他的一群友人几乎都吓掉下巴。

    他们不敢相信的?#29301;?#30495;有女人可以忍受这样一个严肃无趣、把工作当小老婆的男人?

    那时候的严立纲,还穷得?#20110;?#24403;,身上衣服永远都是同一天、同一批买的,款式没有任何差别,也没有任何质感设计。

    吃饭就更不用说了,他常常出没的地方必定是便宜又实在的小吃店,简单几十元就能吃得饱,他绝对不会多花一毛钱去吃其他的东西。

    这样一个刻苦到对自己小气的男人,他想娶回来的女人,令他们都忍不住默默猜测对方是何方神圣,愿意成为这个男人背后“伟大的女人?#20445;?br />
    他们想,对方如果不是一个?#20154;?#36824;节俭的女人,那就是一个习惯吃苦的女人。

    然而没想到,结婚当天他们第一次看到新娘的时候,全都惊为天人……

    他妻子是个给人感觉像小白兔的大家闺秀,虽然没穿礼服,但一看就知道身上的洋装不便宜,还有那温柔的嗓音、甜美的笑容,不时对丈夫传递出的爱?#21040;?#32670;,顿时让在场所有严立纲的朋友大叹他是走了什么好运,能得妻如此。

    “你如果?#21592;?#25745;着,我可以在晚上的婚宴让你也玩上一场,前提是你老婆今天得跟你分房睡。”严立纲冷哼一声,对他的调侃不留情反击。

    “我今天可是新郎呢,现在就诅咒我晚上?#26391;?#31354;床,这是朋友该做的事?#26705;俊?br />
    “放?#25991;?#32769;?#20040;?#25105;老婆,就是朋友该有的表现了?”严立纲马上记仇的把那件事拿出来说。

    那时候,他虽没问书禾脸上的掌印是怎么来的,但不代表他不关心,不会去问、去查。而秦桑身为凶手,在打人那天后也自动离职了,纵使少了一个好助理是有点不舍,但她动手打书禾的举动就是不对。

    只不过,秦桑现在已不归他管,那么把帐算到秦源朗这个哥哥头上,也不为过?#26705;?br />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秦源朗一愣,没想到他还记得那件事。

    因为他一直都没提,自己便以为他不知情,不然就是根?#23601;?#20102;这回事,可仔细想想,根本就是自?#33322;?#20107;情想得太美好,?#28010;?#36825;种爱记仇又爱老婆的个性,怎么可能会忘记。果然……

    “有些事,不是时间过?#21496;?#31639;了。”

    “是这样没错。不过……小桑现在都已经离开了,你也就看在我的面?#30001;希?#24403;作这件事不存在?#26705;?#27605;竟小桑只是太?#19981;?#20320;……”

    “?#19981;段遙俊?#20005;立纲不以为然的看着他。“她?#19981;段?#26159;她的事,跟我老婆一点关系都没?#23567;?#22914;果你要说没办法回报她的感情是我的错,那我可以让她打无所谓,只要她敢,但我老婆就算做错了什么,也不是让她打着玩的。”

    秦源朗摸了摸?#20146;櫻?#21497;口气后说:“立纲,你的个性就是太极端,?#19981;?#30340;就几乎将她宠上天,不?#19981;?#30340;却如此残忍,连一点希望都不给她。”

    严立纲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不?#19981;?#23601;不?#19981;叮?#20026;何要给人一个?#29992;?#30340;空间?更何况,?#20197;?#23601;已经结婚了,有点羞耻心的?#21496;?#19981;会有不该有的想法。

    而对于那些连自尊、道德都没有的人,我又何必对她太客气?”

    被他这么一呛,秦源朗反倒给噎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严立纲看着前方妻子越走越近的身影,懒得继续跟秦源?#25910;?#22312;这里废话,连忙抬步就走。

    走了两三步,他突然回过头来说:?#25170;?#28304;朗,因为是朋友才告诉你,对我来说,爱情没有灰色地带,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有些人不是不够好,而是因为我根本就看不见除了书禾以外的人。你以为我吝啬给一个希望,其实我只是不屑有心软的残忍。”

    秦源朗愣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不敢相信严立纲那个人也会说出这?#21482;?#26469;。

    许久之后,他绕过两人方才站的位置,来到?#21592;?#19968;处被?#21442;?#30406;栽挡住的死角里,看着站在那里的人,深深叹?#19997;?#27668;后道:“听到了?#26705;?#35813;死心了。”

    秦桑神色倔强的说:“我全都听见了,跟我原本想的一样。”她早知自己只是抱着一个不可能的奢想。

    她很早就明白,严立纲那样的人,处理感情自有他自己的原则,黑和白完全的对立,没有中间的?#29992;?#19981;明。

    栗书禾对他来说,就是完全的爱恋,而她,不过刚好是属于不会让他爱上的其他人。

    看着丈夫臭脸从另一边长廊走出来,出来找?#35828;?#26647;书禾忍不住?#23454;潰骸?#24590;么了?谁惹到你了?怎么脸色那么臭?”

    严立纲停下脚步望着她,挑了不屑,“我以为我脸上的表情,应该几乎没有变化。?#34987;?#35328;之,她是从哪里看得出来他情绪不好?

    她笑了,用手指比了比眉毛、眼睛、嘴角还有额头四个地方。

    “其实不明显,但只要花时间观察,还是有区别的。像你挑眉的时候代表疑问,高兴时眼角会有点上扬,很高?#35828;幕埃?#36830;嘴角也会勾起,虽然不太明显。

    生气的时候,你额头会皱起来,如果很生气,除了额头会皱起,嘴角也会抿得直直的……总之,都只是些小地方而已。”说完,她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她自豪能从那么多小地方看出他的心情,却也害羞不已,好像她没事都在观察他的表情一样。

    他意外的看着她,“?#19968;?#19981;知道原来你对我研究那么多?”

    她水眸?#33510;?#30340;望他一眼,“没有你对我的研究多。”

    “什么意思?”他又挑了挑眉。

    “第三点,泡黑糖水的时候,记得要加一点红枣黑糖蜜,纯黑糖水太腻,太太不?#19981;逗取?#31532;一点,太太有时不?#19981;?#21507;早?#20572;?#35760;得至少要让她喝杯牛奶,如果可以的话,记得在里面加一点麦片补充营养……

    惫有,洗衣服时记得?#20040;?#22825;然洗衣精,不能用X牌的洗衣粉,太太会容易皮肤过敏……后面还有很多,需要我一一念出来吗?”

    其实,当她念到第二句的时候,他就知?#28010;?#22312;念些什么了,那本他写给林嫂的本子。

    他顿时发窘,只好保?#27542;聊?#29978;至连眼神都没有看着她。

    这一刻,两人停在饭店的休息室外,像是忽然都发现了彼?#35828;拿?#23494;。

    “我从不知道,原来你对我生活上的细节那么清楚?”她打趣的看着那个神情尴尬的男人,心中充满感动。

    那本小册子,令她的心都融化了,感动程度比那天他的情歌献唱还要高。

    一个女人一生要的有多少?不过是一个懂她的男人、一个能够宠她的男人、一个爱她比爱自己更多的男人。

    而她何其幸运,上天给了她一个他,并且让他们能有这个缘分牵手走一辈子。

    如果不是她坚持以后厨房的工作交由自己负责,那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看到那本被林嫂遗忘在厨房里的小册子。永远也不会知道,原本她的枕边人看似无心,却一点一滴把她从前?#19981;?#22312;他耳边说的话都记在心?#20303;?br />
    他记得她偶尔会有皮肤过敏的毛病,也记得她曾说过只要别用哪些产品就可?#21592;?#20813;。

    他记得她曾说过不?#19981;?#40657;糖水的甜腻,所以总习惯在黑糖水里放上一点红枣蜜。他记得她不?#19981;?#21507;早?#20572;?#38500;了提?#35328;?#29275;奶里为她?#30001;下?#29255;外,甚至连她?#19981;?#21507;水煮蛋多过茶包?#21834;⑾不?#21507;土司多过其他面包等等的习惯,都记录得清清楚楚。

    当她看着小册子的时候,都忍不住惊讶,原来这世上真的会有一个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严立纲不是被动的人,尤其是面对自己?#19981;?#30340;人,见她甜蜜取笑他,他干脆揽住她的腰,低头咬着她的唇,然后在她张口惊呼的瞬间,?#30001;?#20102;这个?#29301;?#23558;自己的唇也染上她口红嫣红的色彩。

    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后,栗书禾才红着一张脸娇斥,“你这是不文明的?#20302;?#26041;式。”

    “对老婆,我需要什么更文明的方式吗?”他用拇指擦了擦自己嘴角的嫣红,一脸“本该如此”的表情。

    她不?#36866;?#24369;的回道:“或许,我应该在那本小册子里面写,因为夫妻间常有不文明的?#20302;?#26041;式,所以谈话时至少要?#21908;?#19968;公尺远?”一公尺说不定还太近了,她想。

    “那我另外准备一本小册子,让你来写对于我的观察日记好了。我想那本册子的厚度,应该不会比我这本薄。”

    “哼!我应该要先把我编好的‘家规’让你过目。”她突然想到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惊喜?#34180;?br />
    “什么家规?”

    她神情慧点地瞅着他,开?#21450;?#30528;手指说:“首先,一星期至少要有三次日常休闲时间,时间长短不限,但?#38405;?#22815;一起好好吃顿饭为最低限度;第二,谁都不能因为工作忙碌而忘了另外一个人;第三,每两天至少要有一次?#20302;?#26102;间。以上说来简单,但?#38405;?#22823;忙?#35828;?#29983;活来看,应该刚好只能勉?#30475;?#21040;而已。”

    “这是你的家规?”

    她摇了摇手指,“不,是我们的‘家规’。”

    他一把将她拉到怀里,在即将吻上她的瞬间低喃,“那么我也要补充家规。

    第一、?#20302;?#30340;时候不能离我太远,要在我们可以亲吻的距离;第二、再也不准说分开;第三、绝对不冷战。”这几个月来经历的生活他已经受够了,所以提出这几点家规非常必要。

    对于这几点,她没有太大的疑问,只不过第二点,她有信心他们将不会有用到这条家规的时候。

    “那么,在彼此都同意的情况下,我们回去写下来盖章?”她提了个建议。

    “我想不需要那么麻?#24120;?#25105;有个更好的方法。”

    “什么方法?”

    败快的,她马上就知?#28010;?#35828;的“好方法”是什么了,只是她再也没办法发表意见,因为两人唇?#35328;?#27425;甜蜜的纠缠在一起。

    萧珍珍的婚礼虽然不是在教堂举办,但整个流程及场地规划,其实和西式婚礼没有太大的差别。

    大大的宴会中间铺上了红毯,视觉内外绑满了气球还有无数点缀的鲜花,每一个宾客进场时,都可以闻到清淡的花香味。

    宴会厅里的圆桌摆?#20889;?#24847;花饰,坐满萧珍珍和秦源朗两?#35828;那?#25114;朋友,而栗书禾和严立纲,则坐在略微?#24656;?#26700;而又不太醒目的位置,视野不错,能够完整的看见新人从大门打开后慢慢随音乐红毯走上的过程。

    礼台上,一位牧师拿着圣经,庄严的看着新人,墨守成规地念了?#25287;剩?#20004;人依序回答后,?#25442;?#25106;指,礼成。

    栗书禾专注的看着这个流程,而坐在她身边的严立纲,注意到了她眼底感动的泪光。

    礼堂的大门敞开着,红地毯上还有许多花瓣,当所有宾客都随着新人走出宴会厅外接捧花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人慢慢须后面,像另一对新人。

    他牵着她的手,在前面众人喜悦的欢呼声中,低头附在她耳边轻声说:“我也愿意这样?#20449;怠?#25105;严立纲对栗书禾小姐,将陪伴此生不离不弃,只专心的爱她,不做让她伤心的事,将用爱充满她的生活。”

    她震惊的转头看他,看见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微微一笑后,也仿照着他说的?#20449;?#36731;声念着。

    “我也愿意这样?#20449;怠?#25105;栗书禾对严立纲先生,将陪伴他从现在到未来,不做令他伤心的事,能够自信的站在他身旁,用温暖来照映我们的家。”

    这瞬间,?#25214;?#29031;在他们的脸上,看着对方的笑容,幸福的感觉充斥全身,他们仿佛回到了好几年前刚结婚的那天。

    那天,旭光同样?#27704;茫?#20182;们一样没?#20889;?#19978;礼服,但有着?#21592;舜说?#29233;。在那一天,他们许愿牵手,希望能够相伴一生。

    萧珍珍和秦源朗已经在屋外抛完了捧花,往人群里一看,却没看见严立纲夫妻,目光于是同?#34987;?#22836;往礼堂中望去。

    所有?#35828;?#35270;线随着他们移动,看到里头的画面后,秦源朗忍不住哀额叹息,“天啊!今天到底是谁结婚啊?为什么我觉得他们吸引了更多的目光?”

    原来在已没有其他?#35828;?#31036;堂里,严立纲将栗书禾打横抱起,她则搂着他的脖子,两人唇舌火热的纠缠,一点都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在看他们。

    萧珍珍颇有同感的点?#35828;?#22836;,但还是不忘顺便打击一下自己的新科老公,“那都要怪你,没有力气,也没有主角气势。看看人家,公主抱呢,而且一边公主抱还能一边接?#29301;?#20809;这招你就不行了。”

    秦源朗被她的毒舌打击惯了,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新婚当天被老婆嫌“不?#23567;保?#23454;在是很没面子。

    他拍了?#30007;?#33071;,想表示一下自己的能?#20572;?#20320;想试试?#37096;?#20197;,我相信我应该能够办到这个不算高难度的动作。”

    萧珍珍?#33268;?#30340;喘了他一脚,然后拉过他的领带,“笨蛋!重点不是动作,重点是这个!”说完,她主动送上香吻。

    娇妻自动献?#29301;?#31206;源朗自然不会错失这个机会,马上配合到?#20303;?br />
    冬季的暖阳洒在他们身上,让他们感觉不到寒冷,而带给他们温暖的,不只这太过?#27704;?#30340;阳光,还有情人间的热情缠绵……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新浪彩票爱彩网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查询 吉林时时彩论坛重庆 山西十一选五任八遗漏 天津时时彩官方网站 新疆11选5秘籍 极速快3历史开奖结果 博乐线上真人游戏 淘宝快3技巧三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 最准的香港六合彩 斗地主网页版在线玩 大乐透走势图带坐标连线出来 360导航彩票走势图 7星彩开奖结果18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