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宛姝如娇是妻 第十二章

如娇是妻 第十二章

作者:宛姝书名:如娇是妻类别:言情小说
    裴易将?#31456;?#25179;了回去,回去后就将屋里的大门给锁了,没收了?#31456;?#30340;钥匙,还买回了一大堆婴儿用品与一大?#35328;?#22919;用品,?#31456;?#30475;着这些发呆,却碰都没碰,既然裴易锁了大门,那么她就将卧室的门锁了。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上,偶尔会摸摸自己的小肮,胎儿还太小,还没有胎动,但?#31456;?#21364;觉得宝宝动了。

    ?#36824;?#22312;卧室门外的裴易一点也不恼,他轻轻松松地用蛮力砸掉了所有能看见的门锁,连浴室的也不放过。

    ?#31456;?#24597;他的蛮行吓到肚子里的孩子,就瑟缩着往床的角落里缩。

    裴易将她从角落里拖了出来,将她抱进浴室,飞快地剥掉她的衣服,开启莲蓬头给她冲洗,水珠从她脸上滑落,?#31456;?#21741;了,哭得特别大声,几乎是嚎啕大哭,脸上淌过的液体也不知是温水多还是眼泪多。

    裴易沉默不语,由着她哭,反正总有哭累的时候,他对?#31456;?#26377;的是耐心。

    哭够的?#31456;?#19981;停地打嗝。

    打得裴易皱起了眉,他?#25302;?#22836;去就封住她的嘴?#20572;?#21487;?#31456;?#19981;让他亲,她甚至还咬他,?#36824;?#20063;不算疼,他依然用力吻下去。

    刚才哭的时候就已经花光力气的?#31456;?#32456;于没胆子再咬了,她闷哼着迎承着这个强硬的吻,但裴易放开她时,她?#21351;?#20046;乎的,忽然就有力气骂了。

    “我讨厌你……?#28082;?#35752;厌你……知不知道?”

    一直不说话的裴易这回倒是有了?#20174;Γ?#34920;情还是挺轻松的,就是眉?#32784;?#31361;地跳,他笑了下问道:“你讨厌我什么,说说看。”

    他一边说,还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两人坦诚相?#28020;?br />
    ?#31456;?#27809;有退缩,她鼓起了勇气继续骂,“我讨厌你永远不讲道理,永远?#28108;?#27450;人,永远不听一听我说的话,永远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永远也不懂得尊重我……”

    裴易一边听一边点头,像是很坦然地接受了,还温柔地抚摸着?#31456;?#30340;背,将她身上的泡沫冲洗掉,顺便也冲洗掉自己身上的泡沫,嘴里哄着,“就这些吗?还有其他的吗?都一并说出来吧,免得气坏了身子,对宝宝也不好。”

    ?#31456;?#29992;力咬住自己的嘴唇,用疼痛唤回了自己的理智,她气?#27809;?#36523;发抖,只能用力?#21453;?#30528;裴易的肩背。她要让裴易疼,她要让裴易感受她的疼,她要让他也感到害怕,就算这害怕不及?#32972;?#22905;知道她怀了孩子的半分。

    裴易皮糙肉厚,被这样?#21453;潁?#23621;然还能笑着。

    ?#31456;?#20572;了下来,愣愣地看着他。

    裴易勾唇笑了下,轻声问道:“不打了?”

    ?#31456;?#24596;怔地想要收回自己的拳头。

    裴易不让,他用掌?#24700;?#20303;了她的手,执到嘴边舔了舔,舔得?#31456;?#20840;身哆嗦。他将她抱到盥洗台上。

    ?#31456;?#21596;咽着掐着他的肩,小脸红红的,她很慌张,却推不开他,她怕他?#35828;?#23401;子。

    半晌,裴易才抬起头来,精锐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

    “这几天?#19968;?#25214;你爸妈摊牌,我要你嫁给我。”裴易静静地说。

    ?#31456;?#37322;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

    裴易拿过毛巾帮她擦拭着身体,抬手抬脚地又帮她套上睡裙,劲臂拦在她柔软的腰肢上,就将她抱出了浴室,稳妥地放在床上。

    终于消化掉裴易那句话的?#31456;?#25340;命摇着头,她抓着裴易的手,不停地说着,“不?#23567;?#19981;?#23567;?br />
    裴易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26197;?#22905;是在拒绝他。

    “你不想嫁给?#34915;穡俊?#20182;咬牙切齿地问。

    裴易发誓,如果?#31456;?#25954;点头,那么他就?#26131;?#23613;荒唐事,反正他早就豁出去了,他就是要?#31456;?#20182;也不要什么自由不自由,如果结婚能名正言顺并且永永?#23545;?#22320;拥有?#31456;?#37027;就结婚好了。

    ?#31456;?#30340;眼眶泪珠在打转,她快被裴易折腾死了,她呜咽着说:“你怎么那么笨?要是你现在去说,我爸我哥一定会打死你的。”

    ?#31456;?#21448;气又怕,气裴易一点也不计后果,怕他真的那么去做了。

    裴易怔?#33487;?#20182;抓住?#31456;?#30340;手,开心得尾巴快要摇到天上去,“那你的意思是?#25954;?#23233;给我了?”

    他倒是很会抓重点,被打是无关紧要的,只要?#31456;敢?#23233;给他就可以了。

    被男人满不在乎的态度差点气晕过去,?#31456;?#24700;得用力指了一下他的胸口,骂道:“你怎么到现在了还说这些话……”

    裴易乐呵呵的,他抱着?#31456;?#36538;在床上,将她抱得紧紧的,依然还是那样的态度,“?#20063;还埽?#35841;要打就打好了,只要你是我的就好。”

    ?#31456;?#19981;吭声了,她将脑袋埋在裴易怀里,露出来的耳朵红得厉害。

    裴易?#22351;?#22905;是害羞,很是受用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可奇怪的是怀里的人儿却在发抖,裴易一慌,赶紧捧起埋在他胸口的小脸,一看不得了。

    ?#31456;?#36825;个爱哭的女人又成了泪人,小脸上淅淅沥沥的,眸子水汪汪,她咬着?#23047;蓿拔也?#20934;你去,你都答应娶我了,就应该听我的。”

    裴易本来还心疼呢,一听?#31456;?#36825;话就乐了,他恶?#30828;⑶一?#24515;眼的心思又出来捣乱了,也不怜惜她的眼泪,甚至还装腔作势地说:“不能听你的,毕竟我是让人讨厌的人,我是?#28108;?#27450;?#35828;?#20154;,我是不懂得尊重?#35828;?#20154;,我……”

    他没来得及说完,因为?#31456;?#24050;经环着他的脖子要咬他了。这小女人说?#36824;?#20182;就爱咬人,裴易也算大人?#20889;?#37327;的,当然要原谅老婆,可也没让她得逞,他一把翻过身去,就封住了那张甜蜜的小嘴。

    这世间所谓一物降一物,还是有点道理的,?#31456;?#36824;得慢慢学着认命,其实从被裴易盯上的那一刻起,她就逃不掉了。

    ?#36824;?#22905;也没想逃,她是想着认命的,却发生了意外,在裴易向她父母摊牌之前,她就被她哥苏衍抓了回去。

    苏衍这个男人没比裴易好多少,也是混风月场所的,没有老婆,只有情人,情人自然是风尘中人,风尘中人有小姐妹,小姐妹中有叫卓杨的,此人爱记仇,没有职业道德,拿了裴易的钱还反咬一口,添油加醋乱说一气。

    苏衍一查就查到了,他这个没什么良心的男人还知道要心疼妹妹,说什么要把?#31456;?#32473;接回来,他是早就知道裴易的名声,还?#26197;?#20182;这段时日改了本性,不想玩得更欢腾,连他妹都玩,他能不气的半死吗?虽说苏衍也爱跟女人玩,跟裴易也算有同理心,但他还是护短的。

    可就是太迟了,他千辛万苦从裴易眼皮子底下将?#31456;?#20599;了出来后,却发现他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怀的还是裴易的种。

    苏衍怒火滔天,跟随着知情的苏父苏母也同样怒火冲天,到底是瞒不住了,裴父与裴母也知道了,事态如火烧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裴易长到这么大,很久没被裴父揍了,倒不是裴父不想摸他,而是以往他逃得太快,但这一次他却不躲,跪在地上任凭打骂。

    一?#34987;?#30528;小儿子的裴母头一回没有插手,她哭着,没想到这坏小子已经捅了天了。

    被打了一顿的裴易还是要去苏家将?#31456;?#25509;回来,毕竟她是要嫁给他的,虽然这句话也没从?#31456;?#22068;里说出来过,但她没揺头就应该是同意了。

    就这么送上门的裴易自然还要被苏父苏母一顿骂,苏父也想动?#19968;錚?#20294;被苏母拦下了,只说道?#31456;?#19981;会再见他了,让他死?#33487;?#26465;心,孩子他们苏?#19968;?#20859;的,只要他别出现在?#31456;?#38754;前就可以了。

    裴易恍恍?#20415;保?#20182;不信,就那么地在苏?#20381;?#20102;一天,虽然还是被赶了出去,接下来的几天依然还是碰壁,可他越挫越勇。

    这个坏小子,从小都是鬼主意,既?#36824;?#26126;正大的方式行不通,那么就只好来阴的,反正为了?#31456;?#20182;什么都?#26131;觶?#20182;也很厉害,就直接从一楼爬到了二楼,扒着窗户翻进?#31456;?#30340;卧室。

    一直?#36824;?#22312;卧室的?#31456;?#21548;到了敲玻璃窗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再看到是裴易后,她的心脏都要?#26377;?#21475;跳出来了。她登时红了眼眶,小跑着过去开窗。

    裴易跳了进来,张开?#30452;?#29992;力地抱住她,两人倾听着彼?#35828;?#24515;跳声,良久裴易才舍得放开她,可?#30452;?#36824;是环着她的腰不撒手,他生怕他一松,她就又逃走了。

    ?#31456;?#30340;眼睛红得像只兔子,她用胳膊肘抵着裴易的胸膛,很是伤心地问他,“我哥说你一直是在欺骗我,你还找人一起欺骗我,是不是真的?”

    裴易脸色苍白,但也没办法否认。

    ?#31456;?#25830;拭着眼角的泪,?#32784;床?#24050;,“你怎么那么坏,怎么可?#38405;?#20040;坏,我一定上辈子造了孽,这辈子才遇到你……”

    裴易的心被狠狠地揪着,嘴里?#22158;啵?#20294;他一句话都不敢说,这都是他欠?#31456;?#30340;,他也是第一次如此厌恶自己这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31456;?#20197;前骂他的话言犹在耳,这样看来他确实是如?#31456;?#25152;说的,他让她伤心了。

    ?#31456;?#21852;泣着,她拍着男?#35828;氖直?#35201;他放开她。

    但裴易不放,说什么都不放。

    ?#31456;?#30340;眼神瞅着他,叹了一口气,“是不是之前你说自己的身体也是骗我的……”

    裴易涨红了脸。

    ?#31456;?#30475;着他苦笑出声,“也对,你那么能折腾我怎么可能有问题,也只有我一个大?#20498;?#25165;能信你的话。”

    裴易沉痛地闭上了眼,眉心紧蹙,这样的?#31456;?#20182;根?#38745;?#25954;再多看一眼。

    柔软的小手却慢慢在他眉心间的褶皱来回抚摸。

    裴易颤抖着睁开眼。

    ?#31456;?#30340;眼底平静若水,她柔声道:“我听他们说伯父打你了,我想看你的背……”

    裴易一惊,下意识地揪住衬衫的领口。

    ?#31456;?#26435;当没看见,她认认真真地一颗一颗地解着他的衣扣,没人能阻挡她,她很顺利地就褪下他的衬衫,然后看到他背上斑驳的淤痕。

    晶莹的泪珠不受控制地从眼眶滑落,她甚至不敢用手去触碰他的背,只能呜呜地哭。

    裴易心慌不已,手忙?#24597;?#20320;哄着,笨?#30452;?#33050;地帮她擦眼泪。

    ?#31456;?#23558;脸贴在他的胸膛上,?#30452;?#29282;牢环住他的腰,神情怅然,喃喃道:“你是不是想嘲笑我,都这样了,我还是摆脱不了你……”

    裴易默默地抱住她,?#25302;?#22836;去亲了亲她光洁得额角。

    “你以后不许带其他女?#35828;?#25105;面前,那天卓小姐来的时候,我一夜都没睡,真的是太难熬了……?#24444;章?#30504;着眼,想起了不太愉快的事情。

    裴易身子一僵,他这才知道原来怀里的小女人隐藏的那么深,他气急败坏的时候,其实她也不是好过。

    他感到又?#20174;?#29980;,保证着,“没有其他女人,我只有你一个……”

    ?#31456;?#36731;哼着掐了一把他的腰。

    裴易这坏小子,大概是忘了自己的风流帐,他这么个死乞白赖的男人,得亏?#31456;?#36824;要他,他这辈子该知足了。

    裴易能不知足嘛,他是有老婆有孩子万事足,也就不在意腰侧被猫抓了一样的痛感,反正他的小猫永远舍不得真正挠他。

    正想再亲亲她的小嘴的时候,?#31456;?#21364;蹙了柳眉闷哼了一声,裴易紧张不已,忙抚着她的背问怎么了。

    ?#31456;?#33080;红红的,她慢慢抚上小肮,柔肠百结,“宝宝踢我了……”

    裴易吃惊地睁大眼睛,脸上的表情很好笑。

    ?#31456;?#34987;他逗乐了,忍不住揶揄,“你这个样子好好笑哦……”

    裴易将脸耷拉下来,他也伸手摸了摸?#31456;?#30340;小肮,动作小心翼翼的,就是语气不太好,“?#20154;?#20986;生了,看我怎么揍这个臭小子,居然那么坏,还欺负妈妈。”

    ?#31456;?#21548;着,又好笑,又是无奈,她忍不住数落他,“你怎么好意?#21450;。?#36825;个世界上再也没有?#20154;?#29240;爸更坏的人了。”

    裴易被数落得?#25302;?#22836;,只能紧紧揽住老婆撒娇了。

    “但我还是很?#19981;丁?#36825;句话?#31456;?#21482;敢在心底?#20302;?#22320;说。

    一家三口团圆了,那么外人再阻拦也是没有办法,来年?#31456;?#23601;生了一个小男孩,基因还是很强大的,裴家人说简直和裴易小时候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了,当了爸爸的裴易听着表示非常受用,大笔一挥,就给孩子起名叫裴任。

    这个孩子后来果真任性得厉害,比起他爹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后?#20174;?#29983;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单名挑了一个佩字,琳琅?#25918;澹?#20197;玉为质,自然是格外珍惜了。这姑娘后来也果然超脱于她父母,又是聪明又是让人省心,裴易与?#31456;?#26368;?#29282;?#30340;就是生了裴佩了。

    ?#36824;?#23478;里最受宠的还是裴苏,家里的么儿,傻乎乎的,也不骄纵,倒是填补了裴易整天看着裴任这个臭小子的不满,虽然傻吧,但还算听话的。就是有一点让他很郁闷,裴苏居然是个同性恋,而且在他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就被娄家的臭小子娄钰给拐走了,可把他气得半死。

    ?#31456;?#30475;得?#20154;?#24320;,总是柔声安慰他,就是有点不敢告诉他,该怎么说起裴苏找她商量如何哄回娄钰的事情,最近他们闹别扭了,她这个做娘的可心疼了,给他支了一招,买?#20498;?#33457;就好了,要知道,年轻的时候裴易也是这么被她哄回来的。

    裴易哪里知道老婆早就和儿子站成一线了,后来他也是自己想通了,他这么一个傻儿子还是别去祸害人家姑娘了,找个男人能收拾他还是不错的选择。

    ?#31456;?#24456;?#29282;?#35060;易想通了,其实她也根本就不担心,这个男人虽然几十年如一日的强硬霸道,不让她做这个,不让她做那个,可她也知道,他的心肠其实是很软很软的。

    不然当年在机场的时候,他就不会红着眼一副快要哭鼻子的样子,这个?#20498;希?#20174;那一刻她就明白这漫长的一生如果要淡如水地消耗过去,那么她只恳求裴易能永远陪伴着她。

    他们一起,消耗着岁月,这是爱情。

    【全书完】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
南粤36选7第2117期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记录 今天南粤风彩26选5 重庆时时彩七码遗漏 淘宝快3属于什么 半全场过滤技巧 胜负彩17059期预测分析 体彩20选5中奖概率 山西11选5下期预测 曾道人玄机2018 okooo澳客网彩票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澳洲幸运10软件下载 河北快三预测 浙江6十1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