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倪净夜劫 第一章

夜劫 第一章

作者:倪净书名:夜劫类别:言情小说
    【第一章】

    十年后。

    经过一个周末,又是一个星期的开始,一大清早,陆陆续续出现的人潮占满了街道跟大众交通工具。

    身为白氏被捧在掌心的公主,二年前白芸大学毕业后,天天在家不是吃就是睡,不然就是跟朋友外出逛街游玩,日子过得随意,但也因为闲闲没事,在玩了一个多月后,她央求白父让她进自?#22812;?#21496;上班,虽然也是上班族,但大小姐的她天天上下班有专车接送,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从来都不用跟其他人挤交通工具,更不用担心是不是会迟到。

    在公司上班两年后,白芸就待在公关部帮白氏拓展企业形象,明明是白父的独身女,但她对于管理公司的财务跟业务兴趣缺缺,更不想天天面对一堆白纸黑字的文件跟开不完的会议。

    再说公关部可以天天打扮漂亮,虽然偶尔要陪客户吃吃饭应酬一下,不过她白家大小姐的身分摆在那里,哪个不长眼的客户敢对她乱来?

    而与她不同,同样进入公司上班的?#33258;?#23485;就是个标准的工作狂,从高中一路从学霸到考上一流大学,又以工读生的方式进入白氏半工半读,大学四年期间,他为了去白氏在美国的分公司学习,申请到美国当一年的交换留学生。

    花了一年时间,陪同美国分公司的主管们一起将分公司的营运带出好成绩。大学毕业后,以第一名优异成绩进入白氏美国分公司,一路从基层员工做起,因为有四年大学工读的经历,短短两年时间,?#33258;?#23485;升为美国分公司的总经理。

    两个人同年,又是同一所高中,但?#38405;?#20070;不在行的白芸,考上的是台北一所三流大学,不想出国留学的她,就这么混了四年,哪像上进的?#33258;?#23485;,不过二十六岁,已是人人口中的精英人士。

    不过她是白家大小姐,又是白父的独生女,谁敢说她的不是,就像她当初空降进入白氏公关部,全公司谁敢不礼让她?

    白芸生平没有太大的志向,虽然刁蛮任性,但她私生活?#26376;桑?#20174;不乱搞男女关?#25285;?#20132;友也正常,没有不良嗜好,唯一的爱好就是逛街买东西。

    这日,白芸趁着午休时间,一个人闲着无聊,独自跑到公司附近的百货公司逛街。

    因为逛得兴致高昂,看到?#19981;?#30340;东西就买,结果一个不小心买多了,大袋小袋的提不回公司。

    她抬手看了眼手表,发现午休时间快过了,决定打电话给白父,让他派?#20928;?#24110;她把大袋小袋先拎回家去。

    手机拿出来,拨通白父的手机,那头,白父正在公司与主管们开午餐会议。

    “小芸,怎么了?”疼女的白父为了接听女儿的手机,宠爱的喊了一声女儿的小名,还直?#30001;?#25163;让主管先暂停正在汇报的内容。

    “爸,王?#20928;?#26377;?#31456;穡?#25105;想让他帮我拿东西回家。”

    “妳人在哪里?”

    “我在公司附近的百货公司。”

    “妳下午不上班?”对于宝贝女儿,白父一向是宠溺,随她心意让她过她想过的生活,上班不过是为了让她可以打发时间,从来都不是为了让女儿像其他父亲给儿女体验赚钱的辛苦。

    他这辈子赚的钱够多了,事业有成,虽然最爱的妻子已过世,但再婚后生活平?#24120;?#32487;子也争气,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只想她快乐就好。

    “我下午还要陪主管去客户公司拜访,爸,你让王?#20928;?#36214;快来?#28216;摇!?#30333;芸虽是个富家女,又不上进,但她从小看着白父长大,对于守时跟?#26376;?#36825;点还是有的。

    “好,妳等一等,爸?#33268;?#19978;让王?#20928;?#36807;去,妳在百货公司里面等,外头太阳大,不要出来。”

    白父细心的交代,当手机挂断,他扬手要一旁的秘书找王?#20928;?#21435;接女儿,却刚好见到?#33258;?#23485;走进会议室。

    “允宽,你开车去附近百货公司接小芸,她买太多东西提不动。”白父本是要找王?#20928;?#20294;王?#20928;?#36319;了自己二十年,也有些年纪了,提东西这种事还是交给年轻人劳动。

    ?#33258;?#23485;本是拿着美国分公司的业务报表打算等一下汇报,没想?#20132;?#20020;时被白父喊去接白芸。

    全会议室里,主管们?#21450;?#38745;地等白父处理完女儿的私事,毕竟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白父对女儿一向是?#26143;?#24517;应,若是真的没办法,他甚至会亲自出马,为了女儿,白父以前也曾临时停止会议,就为了接送女儿去跟朋友吃饭,这事在白氏已见怪不怪了,天大的事,都没有白芸的重要。

    白芸虽是娇娇女,但公司上下员工对她的观感还算不错,起码她从不会乱欺压员工,也不会仗着是大小姐而对人大呼小叫,见到人还是会点头微笑,对于跟着白父打?#38470;?#23665;的老臣,也都十分客气,比起其他?#26143;?#20154;家的大小姐,白芸算有教养也懂得进退。

    “我知道了。”?#33258;?#23485;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上的文件交给了白父的秘书,转身走出会议室。

    待这个插曲结束,坐在主位上的白父又板起严厉?#25104;?#31034;意主管继续刚才被中断的报告。

    十分钟后,白芸没想到来接她的人会是?#33258;?#23485;,当她手机传来他低沉的嗓音时,让她一时有些发愣,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个工作狂,哪时舍得上班时间离开公司了?

    他拚命严厉的工作态度,跟她爸有得拚,她可是一点都没想效法,她过惯了大小姐闲散的生活,白父从不限制她花钱,也不曾过问她的私生活,因为她是白父捧在手心上的独生女。

    当白芸走出百货公司,手里提着大袋小袋,正?#24418;?#30340;太阳又晒又烈,她才提着购物袋走没几步,忽觉手上一轻,而后眼前的艳阳也消去不少,抬头看去,就见?#33258;?#23485;弯腰帮她提了大袋小袋,而他高大的身形就站在她身前,帮她挡去凶狠骄阳。

    ?#38712;?#20040;是你来?”白芸扬头看他,美目在他身上停留不过一秒,看了他一眼就调开,没再多看地朝他的黑色轿车走去。

    见状,西装笔挺,身材高大的?#33258;?#23485;没出声地走在她身后,看着她穿着一身高挑优雅的白色雪纺连身裤,削肩合身的上半身剪裁,下半身是飘逸宽裤,腰间还系了一条咖啡色细皮带,灰蓝色铆钉系带高跟鞋,整个人带着一股优雅跟娇气,黑色长发绑着马绑,随着她走路时左右摆动,露出她白嫩细长的脖子,勾去他的目光。

    十年前第一次见到白芸时,她就是众人眼中的美人胚子,被不少异性追求。?#33258;?#23485;看过白母的?#25484;?#30693;道白芸姣好五官遗传来自白母,特别是她那双又圆又大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33251;?#36793;的梨窝,完全是白母的翻版。

    这十年来,?#33258;?#23485;一直都是安静在她身后看着,他是白家继子,没随白父姓,但白父对他很疼爱也带着期盼,或许有种望子成龙的心态,白父对他的管教更甚于白芸,女儿要富着养,白芸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因为易母再嫁,他才会从美国回到台湾,从平凡的少年摇身一变成为富家少爷,享有比同龄的人还丰富的物质生活,这一切都是白父给的。

    而白父对他十年来唯一的要求是,希望他能多陪伴跟?#23637;?#30333;芸,娇气的她被养在温室,不知外头人心险恶,一旦被利用就容易吃亏上当。

    白父工作又忙,常常国内外出差,所以?#33258;?#23485;这些年的作用就是,帮白芸扫除身边的?#20064;?#36319;烦?#35828;?#36861;求者,哪些有心又带着玩玩心态接近她的人,?#33258;?#23485;从来都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律是亲自出面清除。

    但也因为自己的陪伴,白芸对他的冷淡跟寡言一直有意见,甚至是不待见他,偶尔见倒追他的女生送上门,她?#19981;?#20919;嘲几句。

    但这些年相处下来,两人从没争吵过,应该说白芸很少拿正眼看他,甚至跟他说话,她的目光也是投射在他处。

    ?#33258;?#23485;猜不透白芸的真实想法,她对他跟他妈从没口出恶言,对他妈的客气他看在眼里,但是就只有这样,没?#26143;?#36817;,没?#26143;?#24773;,白芸在他们走进白家时,自动划上一条线,将他们母子两排除在她的生活圈以外。

    而对于白芸,他妈是疼爱的,毕竟曾是好友的女儿,而今又是继女,白芸也比一般的富家大小姐乖巧。

    ?#30001;?#24565;书的时间,他离开台湾三年,几个月前白父才找他回台湾,希望他正式进入台湾总公司,白父的用意是要让他熟悉总公司的管理,但?#33258;?#23485;很清楚,白氏的接班人不会是他,而是眼前这位娇气又不管事的大小姐白芸。

    白父自然也清楚女儿的能?#20572;?#25152;以希望他能成为她的左右手,为她?#29260;?#30333;氏。

    ?#33258;?#23485;虽回台湾了,但他还没想好未来的计划,毕竟他有自己的事业野心,不可能只甘心于在白氏当白芸的左右手,他甚至跟朋友谈论到未来要着手创业的计划。

    不过在一切都还未明确前,他并不打算跟任何人说出他的想法。这是他的习惯,从不打没有把握跟不明确的战,他要就是一次到位,只能成功,没有失败。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