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乐小说网言情小说月岚凤御 第十四章

凤御 第十四章

作者:月岚书名:凤御类别:言情小说
    【第十章】

    小别胜新婚。

    热情散了满地,教凤御衣衫尽褪。

    ……

    盛春一一

    花开满园,生机再度隆临徽国。

    战事的阴影褪去,热闹欢笑的和乐景象再度遍布徽国的大街小巷。

    刚自边关转了一圈回到京城的傅衡在樊应槐的宣召下,与殷续一同进了花园,美其名是君臣交心,可事实上?

    “废除凤御之制?”惊声来自殷续,他一脸的错愕,没料到樊应槐竟会再度提起这问题。

    他早同樊应槐说过,即使心疼凤御遭到的待遇,觉得这样的规范一点也不?#35828;潰?#32780;他更是同情凤御,但此事关系徽国数百年来的根基,不是这么容易动摇的啊!

    “王上,臣先前已明谏,?#38393;?#23578;可行,废除却万万不可。”殷续没想到樊应槐还没死心。

    “大王,恕臣直言,为何想废除凤御之制?臣以为大王亦觉得凤御对国事相当有帮助。”傅衡真是?#25945;?#36234;不解了。

    这些日子以来,?#21697;?#24212;槐因为有上天旨意,所以国政不再繁忙,而且使得宫内贪官不再,所以博衡还以为樊应槐是赞成凤御之制的。

    “孤自然是有孤的考虑。”樊应槐?#35114;?#24819;先听听两?#35828;?#24847;见,才?#20154;?#19979;传唤他们前来的。

    “王上,臣明白现今国泰民安,关外三族又已纳入徽国版图,百姓安居乐业,看来确实不需上天旨意多加引导,但是……”殷续踌躇了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往不说。

    “大王,天有不测风云,依臣之见,殷典侍想必是担忧天灾来犯。”少了上天眷顾,人祸虽可防,却无力抗拒天灾啊!

    “你们俩?#21450;?#19978;天想得太厉害了。”樊应槐摇摇头,随后便将当初决意攻打关外三族时的插曲说了出来。

    “六千比一千……”殷续没想到上天传来的旨意不是阻止伤亡,却是告知死伤惨重的消息。

    “王后做此选择,臣亦能理解,但是……大王因此就要废除凤御?”这错,不能算是无?#38393;?#36807;,但若能对此加以?#38393;疲?#35753;凤御不再自行判断而是全盘托出,或许亦能?#20048;?#36825;类不幸重演。

    “孤不是因此而想废凤御,孤是弄清楚了一件?#38534;!?#27146;应槐挥手制止了两?#35828;纳?#35848;,“上天不是代君王治国,而是以一个凡人肉眼所不及的角度,提供意见给君王但做决定的依然是君王,所以重要的是当君王的人思绪是否清晰。”

    “这点臣亦赞同。”殷续若有所思地点头应道。

    “而?#25671;?#20174;先前边关战事当中,孤也发觉到,其实上天的旨意与你们这些忠心护佑徽国的朝臣亦同,所提谏言,为的都是徽国好,而君王有权选择做或不做。”樊应槐应道。

    “那……”傅衡静了声,好半晌才续问:“大王之意,是指上天与臣等无异?”像这样的看法,他真是头一次听闻。

    过去,不管历代徽王听或不听上天旨意行享,但多少都心存?#27425;罰?#21487;樊应槐却不然,不过,不可否认地……他对樊应槐这君王却是更加钦佩了。

    这般的一视同仁,历代君王又能有几人?

    “对,孤认为,只要所有朝臣都忠心爱着徽国,如此一来自然无内?#25671;?#21448;能共抵外患,那么有没有凤御,其实都没什么差别。”再怎么说,就算关外要打仗了,上天也只能提醒,而不会劈道响雷替他们打退来犯的敌人阿!

    事在人为,而?#19988;?#36182;天助,这是樊应槐感受最深的道理。

    “王上说的确实没错,但王上却也无法否认,上天的眼光确实比一般人高远,智慧亦非常人所能及。”殷续轻叹一声,他知道樊应槐这回八成是铁了心要废制了。

    虽然他并不会觉得?#19988;?#36182;上天旨意不可,但?#34892;?#22825;灾,上天却远比他们看得更远,这样的事任凭他们如何努力,也是无法赶上的。

    “孤?#37096;?#34385;过这些问题,因此若要废除凤御,不再依?#21487;?#22825;旨意,那?#24853;?#20808;在民间广兴学制。”樊应槐笑着应了声,仿佛早料到殷续会提出这件?#38534;?br />
    “兴学?”殷续听得眼神一亮。

    他曾身为太?#24433;?#35835;,明白学识对一个人影响有多么深远,若说樊应槐愿意推广学问,他倒乐见其成。

    “孤王希望,不只是官员或?#24739;易?#24351;能读书,而是全徽国的孩子都能进学堂学习,而?#20063;?#21482;习知识,更要修品性。”樊应槐点?#35828;?#22836;应道。

    “如些一来……若这些孩子长大、入朝为宫帮的将是百姓;若未能为官,帮的便是地方,像这般的互助,便足以令徽国更加富强。”听着樊应槐的想法,傅衡忍不住吐露出自己的看法来。

    这样的见解,对徽国立下的影响,将不只是百年而已啊!

    “对,孤王认为,只要徽国能培养出众多眼光高远、聪明又有品性的百姓,那?#26149;?#24833;朝中无能人?又何愁贪官奸商不除?”樊应槐扯出一抹意味深远的笑容,续道:“信仰上天固然是好事,但百姓让上天扶助这么久了,也该独立一些,凡事别依赖上天,学着自己来了吧?”

    “王上……”殷续定定地看着昔日友人,这个身为君王数年的樊应槐,眼光早已被磨练得更加高?#35835;恕?br />
    确实,徽国百姓由于有着上天旨意作为依靠,所以不论是朝臣或子民,都多少显得不?#27426;?#31435;自主,而且过度依?#21487;?#22825;。

    所以……想必樊应槐是想彻底拔除百姓的依赖心,好让徽国子民更加坚强吧?

    释怀地露齿一笑,殷续转向佛衡笑道,“?#21040;?#20891;,看来你我将要辛苦与朝臣抗争一阵子了。”

    会将他们找来谈论此事,就表示樊应槐有意寻求他们的支持,毕竟多几个人帮忙说话,在朝中要与那些老臣相对,总是有利些。

    “乐意之至。”傅衡早被樊应槐说动,他仅是点头微笑。

    “放心,不会那么累?#35828;模?#22240;为上天也如此贺成。”樊应槐悠哉地啜了口茶,笑应道。

    “那么……上天肯定也为王上这高见而折服了吧?”殷续虽为此倍感意外,但想想依樊应槐的能力,再?#30001;?#20182;的决策,确实在不远的将来,徽国将不再需要上天引导才能安居乐业,所以凤御的责任,也就能够

    卸下了。

    “大王此举,不仅是帮了凤御、帮了徽国子民,也等同于令上天得?#22253;?#24515;吧?”以往只有天劝人,曾几?#38382;保?#27146;应槐却成了人定胜天的代表?

    看着眼前眸光沉稳的樊应槐,傅衡不由得为自己这一生能够为这位明君尽心尽力而感到?#32769;惨?#24120;。

    “?#21040;?#20891;这话可太褒奖孤王了。”摇摇头,樊应槐吐出一声笑音。“孤亦是凡人,而且其实孤王打从心底最想呵护的,在这世上也不过一人……”

    “大王!”轻音随着柔声传来,飘进了君臣三?#35828;?#32819;里。

    “见过王后。”殷续与傅衡回过头,见是凤御驾临,连忙起身问安。

    “殷典侍、?#21040;?#20891;。”凤御怀抱着大束白花,见是两人,她?#32769;?#22320;抽出白花,分赠给他们。

    “花开了?这味儿真香。”樊应槐跟着起身,?#25112;?#20964;御嗅了嗅。

    他这清灵可?#35828;?#29579;后,他爱的其实不过?#35114;?#22905;无忧无愁的笑容,喜欢睢她甜腻惑?#35828;?#27169;样,却不要她为自己能力所不及的事务烦恼,甚至作为上天传话的人偶,弄得她成天为这些事多操心。

    “大王,臣妾可打扰到你们了?”方才?#21697;?#24212;槐与两人笑谈,她想应该不是在商讨国事,所以才过来打声招呼。

    “?#24509;饈隆!?#27146;应槐瞟向了殷续与傅衡,唇角扬起完美的弧形。

    这事?#27088;?#35201;跟凤御多解释,反正他已决定了,这是最后一次依赖上天的旨意,他要废除凤御了!

    至于其他拟诏之类的小事,交由殷续处理即可,而百姓的看法,就交由时常出宫探访的傅衡去抚平情绪吧!

    见凤御前来,殷续与傅衡仅是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进出一抹微笑。

    虽然樊应槐没把话说完,不过他们都很清楚,樊应槐最爱、最想呵护的,不过?#35114;?#30524;前这清灵秀雅的王后罢了!

    “大王、王后,臣等告?#24661;!?#24456;?#24230;?#22320;同声行礼后,殷续与傅衡还再留下来打扰两人,很快地告别离去。

    望着两人先后离开,凤御笑意盈盈地走近樊应槐,柔声说道,“应槐可是有开心事?瞧你一直在笑呢!”

    她喜欢见他笑,因为他笑,就代表徽国无忧,也代表她的幸福。

    “孤笑,是因为见你带笑前来。”樊应槐抚过凤御滑嫩的脸庞,低头往她额上轻吻。

    他希望她能常笑,从此不再为忧虑所侵扰,因为她的笑容,就足以令他心满意足。

    “臣妾也喜欢见应槐笑呢!”凤御开心地挨进樊应槐怀中,“?#28909;?#33251;妾笑,应槐也会笑,那么……臣妾就要常笑给应槐看,好不好?”

    她喜欢被樊应槐宠爱的感觉,还有这令她安心的臂弯与怀抱,如果她也能为他带来满心的幸福,那将是她此生最开心的?#38534;?br />
    “你欠孤的?#20449;?#36234;来越多了。”樊应槐的唇角露出一抹温柔、将凤御纤巧的身躯搂得更紧些,沉声柔音在她的耳边拂过。

    “凤儿,看来?#24853;?#25343;一辈子来为孤?#23548;?#20320;的?#20449;?#20102;……”

    轻笑声在春风的吹拂下飘散,凤御将?#33251;仗?#19978;樊应槐的胸膛,柔?#35282;?#21551;,逸出了幸福的笑声。

    “臣妾早就决定了,这辈子……都要跟着应槐啊!”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雄霸天下.霸王之一《凤御》;

    02、雄霸天下.霸王之二《白狼帝》;

    03、雄霸天下.霸王之三《盲姬》?#24359;?br />
    04、雄霸天下.?#38382;?#33021;臣之一《乞丐辅相》;

    05、雄霸天下.?#38382;?#33021;臣之二《相爷不用心》;

    06、雄霸天下.?#38382;?#33021;臣之三《巧驯傲妻》?#24359;?br />
    07、雄霸天下.常胜将军之一《落难将军》;

    08、雄霸天下.常胜将军之二《色计鲁将军》;

    09、雄霸天下.常胜将军之三《战神擒王》?#24359;?br />
    10、雄霸天下.和亲公主之一《虎王追心》;

    11、雄霸天下.和亲公主之二《不逃不相爱》;

    12、雄霸天下.和亲公主之三《娇擒狼王》。
垒球和棒球外观的区别